52弹弓论坛与传统弹弓(52弹弓论坛顶风注册会员)

王玉峰很尴尬地笑笑说:“村长,看你说的,我哪儿能不想叫自己的鸭厂蓬勃发展啊,我是实话实说嘛,要是有啥疫情我们得赶紧采取措施才行!”

张豹还是黑着脸说:“那你还不快去鸭舍看看,在这里又说又笑的干啥啊?!”

张豹这么一说,他小姨子苗小娥就赶紧出去了。

这时,王玉峰也站起来,急匆匆地往鸭舍里去了。

王玉峰去了鸭舍,张豹一个人在办公室待了会儿,觉得没意思,也往鸭舍里去了。

张豹在往鸭舍走的路上,他想,用个这人真没用,跟个太监似的,还见了女的就走不动,扯着个公鸭嗓,呱呱呱地,就会跟女人在一起耍贫,一点正事都没有。他娘的,还懒得跟个熊似的,经常坐在办公室,鸭舍里有啥事还得底下的工人来汇报!要不是自己跟他老婆好,说什么也不会用这人!

张豹黑着脸来到了鸭舍,王玉峰和苗小娥正在鸭舍里隔着栅栏看那几只病了的鸭子。张豹大喊着说:“王厂长,你们俩就准备这样给鸭子治病啊?干脆你们给它们算算命好了,你们这样的站着,能起啥作用!”又说,“难道你们在栅栏外看着那鸭子的病就能好了吗?切,真可笑!”

苗小娥抬头看看王厂长,王厂长也看看苗小娥,然后说:“村长,看来我们得隔离这些病鸭了,不然的话它们会传染到其它鸭子的。”

张豹一仰头,瞪着王玉峰说:“那还站着干啥啊?还不快去呀!”又说,“快去把它们隔离起来,不然的话其它好鸭子也会被传染上的,一传就是一大片!”

王玉峰和苗小娥赶紧打开鸭舍的门进去了,他们俩拿着个大箩筐,在鸭舍里一只一只地抓着鸭子往箩筐里放。

他们俩在鸭舍里来来回回地抓着鸭子,弄得鸭舍里的鸭子呱呱呱地乱跑乱叫。王玉峰和苗小娥一边追鸭子,一边咯咯地笑,张豹心想,这个王玉峰,简直是个大色狼,我每次来厂里,都能看见他们俩在一起,看来这俩人在一块工作弄不好要真的要出事了!

晚上九点钟,张有德又打电话叫治保主任张二楞带人来集合,他说:“二楞啊,我们今天还要去夜查,我们绝不能掉以轻心,我们绝不能叫那暗地里的坏人在村里乱来,绝不能叫那拿着弹弓的坏蛋在村里胡作非为!”

张豹不愧是村长,他的话非常的好使,张二愣接到他的电话后,就领着两个治安员匆匆地跑来了,他跑到张豹面前,气喘吁吁地说:“张村长,我们来的还及时吧?”

张豹背着手,在屋里转着,一会儿他看着张二楞说:“嗯,及时,及时,就得这样,兵贵神速吗?”

张二楞说:“那我们去夜查吧?”

张豹说:“好,我们去夜查。”又说,“二楞啊,你和两个治安员去石头家门前堵着,只要见石头出门,你们上去就制服了他,搜搜他的身上,看有没弹弓,假如从他身上收出了弹弓,你们就把他抓到队部关起来,先关他娘的一夜再说,明天我们再用电棒审他,我看他老实不老实!”

张二楞说:“村长,你是怀疑那夜鬼就是石头吧?上次我们去他家检查,他不是在床上睡得正香吗?我看不会是他的!”

张豹呵呵地笑着说:“二楞啊,你当治保主任的,你可要擦亮眼睛啊,你可要火眼金睛啊,你不能叫石头的一些假象所迷惑,什么石头正睡觉,他个鳖孙是装得啊,你知道不知道!”

张二楞的脸一下就红了,他厉声地说:“村长,既然你说是石头,咱还夜里检查个球啊,直接抓起来石头不就得了,费那劲儿!”

张豹一瞪眼说:“你说得倒轻巧,你有证据吗?你那样没凭没据地去抓人,人家翠芳愿意吗?”然后又笑笑说,“要想有证据,你得领人在外边等着,等他娘的石头从家里出来了,你们立即上前抓住他,从他身上收出证据来,这样他石头就是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了。”说完,他呵呵呵地看着张二楞笑了起来。

张豹和张二楞领着人出发了,他们三四个人偷偷地藏在一处房的拐角处,看着石头的家门,想等着石头出来,好上前去抓他。可一等石头没出来,两等没出来,张二楞就急了,说:“村长,你说说他石头都这个点儿了,为啥还不出来啊?”

“他娘的那鳖孙鬼着呢,我们再等等。”张豹两眼看着石头的家门口。

他们几个又在房的拐角处等了一会儿,石头家的大门仍闭得死死的,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这时张豹说:“他娘的,这鳖孙是咋得了,怎么不露头了?”

张二楞说:“村长,不行咱就去他家看看,看他在家不在,这一看不就知道了吗?”

张豹说:“好,走,我们不在这里傻等了,我们去他家看看,看看他到底在不在家。”说着,张豹就领着张二楞和那两个治安员去了石头家。张二楞“咚咚咚”地敲着门喊:“翠芳,翠芳啊,我是张二楞,你开开门?”

石头娘听见了张二楞的声音,很反感地说:“张二楞啊,你这是咋的了,你一直来我们家干啥啊,嗯?你走吧,我们睡觉了!”

张二楞说:“翠芳啊,我跟你说啊,我们今天是全村治安大检查,我到你们家看看就行了。”又说,“翠芳啊,那你儿子石头在家吗?”

石头娘说:“我说张二楞啊,你老是找我们石头干啥啊,石头在家不在家跟你有啥关系啊?”

张二楞说:“我就问问,你说在家没?如果在家我们就走了。”

石头娘说:“我们石头在家,他已经睡了,你们走吧。”

张二楞说:“村长,人家石头在家睡呢,咱是不是到村子里去转转?”

张豹斜着眼想了想,说:“我不信,我不信他在家,他娘的他石头鬼着呢!”

张二楞说:“那咋办,人家翠芳不开门,咱总不能撞开人家的门吧!”

张豹着急地说:“二楞,再敲敲他的门,说我们要检查。”

张二楞说:“翠芳啊,你能不能开开门,我们要检查啊,看看就走。”

石头娘着急地说:“看啥啊,我们都睡了,这大黑夜的我们不睡能干啥啊?你说说!尽打搅人家休息,真烦人,我懒得理你们,你们走吧!”

张二楞跟张豹说:“村长,人家不开门咱咋办?”

张豹着急的说:“他娘的,这寡妇一点都不配合,她简直不把村里当回事,她太狂傲了!”又说,“走,我们去村里转转,看我们能不能碰到他!”他这样说着,就领着张二楞和那两个治安员走了。

村子里很黑,张二楞手里拿着三节的大手电筒,在村里的胡同照着,那明晃晃的光柱能照出几里地远。张二楞拿着手电筒,一会儿照照路,一会照照胡同,路过谁家门口时,他又照照那家的门,引得那家的狗“旺旺”地乱叫。

他们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村子里安静的很,除了那狗听到了人的动静,发出几声吠叫外,其余的啥声音也没有,他们从前街转到后街,又从村东头转到村西头,当他们转到村西头的时候,张豹站住了,他想,是不是石头在看大棚菜地?想到此,他说:“二楞,我们去石头的大棚菜地!”

张二楞疑惑地问:“村长,我们去人家的大棚菜地干啥啊?那里离村又远,这大半夜的,又黑灯瞎火的,我们去那儿干啥啊?”

张豹呵呵地冷笑两声说:“你不知道,他翠芳不是说石头在家睡觉吗?我们到他的大棚地看看,要是他没在大棚菜地,就证明翠芳那寡妇说得对,要是那石头在菜地,就证明她是在说谎,以后我们就再也不相信她了。”

张二楞有些不愿意去,说:“张村长,你咋一直跟石头干上了,那用弹弓打李二彪和老蛋那些人的,跟本就不是人家石头,上次我们去人家家里抓石头,人家石头不是在睡觉吗?那李二彪那一干人挨打了,怎么能说是人家石头啊?”

张豹说:“二楞啊,你不知道,他娘的石头那鳖孙鬼着呢,他在家睡觉,我一直觉得他是在装睡,李二彪和老蛋他们几个人挨弹弓的打,百分之百是他石头干的,这次非得查个水落石出不可,不然的话,我们村子里的人还不知道谁又被他打了呢!”又说,“你是治保主任,村里发生了这样的事儿你要负责啊!”

张二楞说:“是,你说的是,我们一定要把在村里打黑弹弓的人抓出来,保我们村的一方平安!走,去他石头的大棚菜地看看,看看他石头是在还是不在,要是在,那我们再看看他身上是不是有弹弓!”

他们一行人打着手电筒就出了村。出了村,他们来到了一片旷野上,山风呜呜地刮着,旷野里到处是黑黝黝的,张二楞打着手电筒照着脚下的路,还不时的往天上照照,由于有手电筒,他们走得很快,一会儿就来到了石头的大棚菜地,张二楞的那大手电筒,照的很远很亮,像一道明亮的光柱,直直地射向天空,射向石头的大棚菜地。

石头正在大棚地里坐着,他突然看见了手电筒光柱,他觉得这光柱肯定不是李二彪他们,李二彪那些人他们不带手电筒,他们是摸着黑来的。石头仔细地看着那光柱,一会,那光柱近了,说话的声音也近了,他刚要拿自己的弹弓,又一想,这是谁啊?这么晚了来我的大棚菜地里干啥?

石头要弄清楚来的这些人是谁?他们这黑灯瞎火的来我的菜地干啥?他们要是来破坏我的菜地,那我就不客气了,要不是来破坏的,那我也不能跟他们见面,绝不能叫他们知道我在这里看菜地。他这样想着,就又偷偷地换了个地方,在另一个大棚后边窥视着那些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