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跃案最终结果(马跃案真相大白)

方沁花三天时间了断了她的婚姻,娘家人婆家人全部在骂她冷血无情,但她丝毫不后悔。

01

方沁和马跃结婚的时候,彼此没什么感情,毕竟他们认识半个月就结婚了。

方沁是名公务员,在卫生局工作。

马跃在一家大型企业当部门经理。

两人的爸爸是高中同学,关系很好,一个儿子大龄未婚,一个女儿成了剩女,一拍即合,就成了儿女亲家。

方沁和马跃虽然感情基础不算好,但有双方父母的帮衬,两夫妻的小日子也算是平平淡淡过得去。

结婚第二年,方沁生了一个女儿,取名璇璇,这小姑娘自出生就成了家里的掌上明珠。

时间飞逝,璇璇一晃眼三岁半了。

这天,方沁睡得迷迷糊糊,手机响了。方沁怕电话声吵醒孩子,立马摁了接听键。

来电话的是吴强。

吴强是方沁死党吴丽丽的哥哥。方沁和吴丽丽常常在一块,跟吴强也混了个脸熟。

方沁结婚时,吴强还开车帮忙接送她娘家的亲戚。

“方沁,我今晚在酒店值班,看到你老公了,还带着个女的,606房,你要不要过来看看?”,吴强没有多余的寒暄 ,在电话里直接说道。

方沁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下心情,起身换了衣服,打了个电话给同住一个小区的堂姐,让她过来帮忙看着璇璇,她要出趟门。

不到五分钟,堂姐就来了,刚进门看到方沁就发了火,“现在是凌晨两点,你有什么急事要出去?”

方沁没理会她的牢骚,穿了鞋就出了门。

02

方沁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其实她和马跃对于这段婚姻,彼此都不算太满意。

她觉得和马跃彼此个性上差别很大,马跃有些大男子主义,而她性格刚毅不温柔,日常琐事上冲突很多。

马跃时常说她长相普通,又不愿意花时间打扮,成日灰头土脸的。

两人能够结婚,无非是彼此父母觉得两人年纪都大了,该成家了,两家算是家世相当,彼此又算是知根知底,说到底这桩婚姻完全是两家父母在主导。

今年,马跃从生产部门调到了业务部门,应酬一下子变多了,时常出差或者大半夜不回家。方沁劝过两次,马跃满肚子宏图大志并不理会,方沁就再也没吭声了。

当方沁赶到酒店,敲开那扇门,见到只裹着浴巾的马跃,和床上睡着的女人,方沁超乎想象的平静,比黑夜还要静谧的平静。

她对着马跃只说了三个字,“离婚吧”,然后转身就走。

等方沁回到家,打发了在沙发上打瞌睡的堂姐,不到五分钟,马跃进了门。

马跃扑通一声跪在了方沁面前,开始认错,自我检讨,自扇耳光……尽管马跃不喜欢方沁,但他内心里是认同父母的那一套说辞的,方沁学历高,家世好,工作稳定,适合当老婆当孩子妈。

方沁由着他表演了五分钟,说了句,“马跃,这日子过得没劲透了,我去睡了,明天我还要上班”。

03

第二天,方沁一开房门,马跃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冲过来道歉。

方沁拦住了他的话头,“晚上,约上两家的父母,咱们聊聊这件事”。

“老婆,这件事就不要麻烦两边的爸爸妈妈了吧,爸爸本来就有高血压”,听到方沁的话,马跃的脸瞬间就白了。

“马跃,你34岁了,你不会天真地以为,你扇自己几个耳光,我就原谅你出轨了吧”,方沁讽刺道,说完就进了厨房,开始准备早餐。

方沁送完孩子去幼儿园,照常去了单位上班。

马跃自知事情躲不过去,在家里熬了一个上午,下午硬着头皮先去了自己父母家,然后又领着父母,去了方沁的父母家,下跪,认错,挨打,好一番折腾。

两家父母谈了好几个小时,最终达成了一致意见,好好教训马跃一番,但方沁要离婚,绝不能答应。

下班后,方沁知道今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接了女儿就直接送去了堂姐家,自己孤身回了家。

方沁一进门,就见到四个长辈在沙发上坐着,马跃跪在了地上,脸上还留着几个巴掌印。

马跃的爸妈争先恐后跟方沁道歉,骂自己儿子,说话间还踢了马跃几脚……

“我要离婚,这事没得商量,你同意,就协议离婚,不同意,我明天就去法院起诉”,方沁任凭公婆说破天,她重复着这一句话。

“沁沁,这事是马跃不对,随便你怎么打骂,我们当父母的都没意见,但没必要走到离婚这一步,璇璇这么小,爸妈离婚了,她还怎么健康成长。马跃这次是喝醉酒,犯了糊涂,我保证,他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公公劝说道。

04

方沁嘴角一抹冷笑,“喝醉酒就可以搂着小姐上酒店,我看他一点都不糊涂。保证,你怎么保证你儿子以后不出轨,是24小时跟着他,还是干脆把他阉了?”

“沁沁,你何必说话如此极端,马跃是错了,但他好歹是你的丈夫,璇璇的爸爸”,婆婆接茬道。

方沁丝毫不为所动,“说实话,我现在很担心我自己的身体状况,谁知道这种事他干过多少次,我明天就会去做体检,我怕被他传染上什么病。我在卫生局工作,看过数不清的这种破事”

“方沁,你胡说什么,你这是诅咒我得病吗,你要不要这么恶毒?”,马跃听了她的话,不由得生气道。

“我还有更恶毒的,马跃,这个婚我离定了,像你这种没底线的人,我嫌恶心”,方沁咬牙切齿道。

公婆气得脸都黑了,方沁的父母还试图劝女儿几句,但方沁似乎铁了心,越劝说出的话越难听,这样的交谈根本没办法进行下去。

原本关系很好的两家人,在这一瞬间,彼此只剩下埋怨和谩骂。

马跃试图放下自尊,再三劝说方沁,又被方沁好一番羞辱。

马跃自知条件不差,想着就算离了婚也能找到合心意的对象,到底同意了方沁的离婚请求。

第三天,两人就去民政局办理了离婚登记,只等一个月冷静期过后,再办理正式的手续。

婚姻是奢侈品,有的人想要却要不起,有的人得到了却发现自己不适合,有的人得到了失去了然后又后悔不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