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岩岛是中国什么群岛中唯一露出水面的岛礁(黄岩岛位于什么群岛)

去年暑假,母亲说要带我去度假,我以为会去很远的地方,收拾了好多行李,母亲笑称,就去100多公里外的荣成石岛,还叮嘱我多带几件长衣长裤。我在32°的房间里怎么也想不明白,什么时候暑假还用得着穿长衣长裤了。

自驾前往石岛的路上,我把疑问丢给母亲,母亲说别看我们家乡跟石岛是同纬度,但那里的夏天非常适合避暑,等我们到了,让我自己去寻找答案。

而答案就在下车的那一秒倏然而至。

傍晚7点,我们驱车来到石岛的东楮岛村。一下车,忽然而至的清凉与车内的空调形成鲜明的对比,海风吹在皮肤上特别舒服,仿佛每个毛孔都已经贪婪地打开欢迎这种感觉。海风中夹杂着些许腥又或许是一丝甜的味道。

当晚入住的是这里的特色民宿,因为天色已晚,我看不清楚它的全貌,只觉得屋子里也凉凉的。母亲说,这是当地特有的海草房,冬暖夏凉,这个村子里的很多房子都已近百年历史,倒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晚饭是跟其他院子的客人拼桌的,大都是海鲜和当地的特色菜,吃得好过瘾。我担心母亲的钱包被掏空,母亲却笑称,石岛拥有北方最大的渔港,这里的海鲜可便宜了,这么一大桌的饭钱,也就顶家乡饭店的两三盘菜。我,目瞪口呆。

第二天清晨,母亲早早喊我起床去赶海。因为入住了民宿,所以赶海也是免费的。落潮之后的滩涂已有不少人,我和母亲拎着水桶和小铁铲,东挖挖西扒扒,竟也挖到不少蛤蜊,还捡到一个八爪鱼和一只小螃蟹。

回到民宿,母亲用蛤蜊做了一碗海鲜打卤面,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劳动的果实还是蛤蜊新鲜,我觉得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鲜美的味道。

早饭过后,我们便开始了寻觅之旅。

我发现,石岛的清凉藏在海洋牧场的海上平台里。

乘渔船出海,喂海鸥,捞牡蛎、摘海虹、逗河豚、钓海鱼……我不知道原来海鸥可以离人这么近,原来河豚真的可以把自己气成一个刺球,却又可以在短短几秒内又瘪回原形,原来自己打捞上来的牡蛎、扇贝、海虹是这么肥美,原来海鲜从大海到餐桌再到我嘴里,时间只有15分钟。

大锅炖海鲜吃得太多,午餐只点了一道“一鱼三吃”——凉拌河豚鱼皮、河豚鱼汤、河豚生鱼片,只钓一条河豚,却可以一次品尝三种口味的“天下第一鲜”,味道爱了爱了,肚子也圆了圆了。

我发现,石岛的清静藏在赤山的苍翠里。

去赤山那天夜里刚下过一场雨,一走进山门,就听到身旁传来潺潺溪水的轻舞音,头顶有清脆的鸟鸣,耳畔有山风轻抚。走了十几分钟,皮肤依然很清爽,心底有个声音跟我说,对,这是我要的旅行。

吉祥平安谷里的喷泉在阳光的照耀下闪出彩虹,不愿爬山的我也蹭蹭登上了山顶,去到民俗馆摸摸奇特的拴马桩,瞧瞧看那奇怪的“无人镜子”,又听母亲在跟当地导游学习荣成方言。我在一旁听着,母亲突然说,石岛人真浪漫,讲方言都跟唱歌一样好听。

我发现,石岛的清香藏在“花村”车脚河里。

车脚河就在赤山脚下,村里家家户户都养花,走在村里,总有一种花香萦绕身旁,转角一个不经意处就会遇到惊喜。村里有一个养花的大棚,爱花的母亲在里面挑选了很久,盆盆都爱不释手,恨不得都搬回家去。

村子依山而建,山势蜿蜒,村里的路最窄处仅容一个车身,我好奇这里的大型花卉要怎么运出去。母亲指着不远处的塔吊给了我答案,我再次目瞪口呆。

我发现,石岛的清幽藏在“画村”牧云庵里。

牧云庵距离车脚河有十多分钟的车程。车子一进村,母亲立刻把车速降下来,我赫然发现,进村路的两旁,全是绘画。母亲说,这是村里人自己画的,我将信将疑。可走到村里的画室外,我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在画室里作画的,大都是村里的妇女,她们落笔精巧,质感强烈,生活中出现的场景经过寥寥几笔跃然纸上,形象生动。母亲鼓励我上前作画,我竟胆怯了,没有生活的积累,我羞于抬笔。

我发现,石岛的清辉藏在海边的公园里。

公园在任何时候都是性价比最高的旅游地,因为都是免费的。石岛也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公园,石岛公园、滨海公园、凤凰湖公园……休闲绿道、滨水步道、自行车慢行道等等,适合不同健身需求的人。每个公园都各有特色,我最喜欢坐在海边的石凳上,眯着眼看缓缓沉落的太阳,直到天边只剩下温和淡然的橘红,云彩像是五彩的织锦,或色彩浓烈,或绚丽夺目,或暗淡青霭,这样的落日余晖,实在精彩。

我还喜欢晚饭后坐在青石凳上赏月,清凉的海风吹走了白日的暑气,倚栏望月,水中的倒影被调皮的孩子用石子劈开,蜿蜒着汇成一个笑脸。看着天上的明月和星耀,我深呼吸,大概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这么清朗的夜空吧。

我发现,石岛的清新藏在十里古乡的每一个角落。

十里古乡并不是一个村落的名字,而是宁津街道以东墩村为起点村、留村为终点村,串联留村国家一级文物元代古墓群、苏家千年古树和古祠堂、渠隔百年古巷、东墩谷牧旧居等传统村落的“十里古乡”文旅融合体验区。漫步其中,感受到的都是“古风古韵古村落、古宅古巷古人家”。

张晓宁\摄

村子很老,老到可能已经建村七百多年,村子也很新,对于纷至沓来的游客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新鲜的——可能是建于百年前的海草房,可能是海草房顶部冒出的多肉植物,可能是用草编出形态各异的造型,可能是村里广场上的一艘旧渔船和渔网,可能是转角遇到村里的一个孩童,洒着银铃般的笑声跑远。

短短一周的时间,这里的一切让我沉浸,我向往这样的生活,向往这样的城市,贪恋这里舒适的温度。母亲的假期很快结束了,即将返程的我很是不舍。不舍赤山每天飞扬的彩虹,不舍海洋牧场的落日余晖,不舍这里自由呼吸的清新空气,不舍这里悠闲自在的度假生活,当然,更不舍的还有这里肥美的海鲜。

此篇落笔于此,我又要开始收拾行李了。今年暑假即将开启,风有约,花不误,年年岁岁不相负,念你千遍不如见你一面!

石岛,我来了!

落日与晚风,朝朝又暮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