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是谁的老婆(柴静的老公是干什么的)

2008年7月5日,天刚蒙蒙亮,河南三门峡陕县110指挥中心就接到一个报案电话。

“我男人被歹徒杀了,你们快过来看看!”

一听说话者声音急促,又牵扯杀人,案情重大,指挥中心立刻派就近的民警赶往案发现场。

可民警进入现场后,通过缜密细致的调查,结果却让人有些意外。

这位报案的农妇竟有重大杀人嫌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相又是什么?

漏洞颇多的报案人

当天,民警按照报案人刘群菊提供的地址,很快便到达案发现场。

现场一片狼藉,地上有不少打斗痕迹,死者在床上躺着,一只胳膊垂到地上,头上有不少钝器伤,鲜血已经流到了地上,凝固成触目惊心的黑紫色。

据刘群菊说,午夜时分,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响动,她睡觉比较轻,赶紧起床看是什么动静。

刚一开门,竟然从外面闯进来几个蒙面人,手里都操着家伙,月光下,看到他们手里拿着的都是明晃晃的匕首。

吓得她浑身打颤,此时丈夫闫全刚也已听到响声,冲到了门口,看到来人就是一顿大骂:“哪里来的贼,家里有人也敢闯!”

可是来人不由分说,上来就开始殴打丈夫,怕他的骂声引来邻居,几个人一起围攻。

刘群菊说她是个女人,早就吓得瘫软了,躲到一旁角落里,看也不敢看,至于来人什么身材,有什么特征,她一概不知。

直到蒙面人走了,她才回过神来,赶忙去看丈夫,却发现丈夫早就被打死了,这才报了案。

就这个过程,刘群菊来来回回说了好多遍才说明白,起初办案民警以为是被吓坏了才语无伦次。

可是民警听她说完,又发现破绽百出。

蒙面人到底是谁,一个农村人,又没有仇家,何至于见面就置于死地,杀了人没抢劫钱财,似乎不合常理。

而整个过程,蒙面人竟然只殴打杀害了男人,却丝毫没有威胁女人,这一点也让人生疑。

之后,办案民警又走访了周围的邻居,按说案发时夜深人静,有一点响动邻居应该会有耳闻,可当晚大家都说没听到异常动静。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是报的假案?可人却真的被杀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院子里的民警发现了一个可疑的细节。

此时正值盛夏,可是刘群菊的走廊里竟然挂着几件湿答答的衣服,除非衣服是半夜洗的,否则早就干了。

这户人家里,除了死者闫全刚,就只有报案人刘群菊,难道丈夫都死了,妻子还有心思半夜起来洗衣服?不正常!

看来,这个刘群菊根本没说真话!

办案民警火速将嫌疑人刘群菊带回局里,面对警察的凌厉询问,刘群菊心理防线全面崩溃,再也无法隐瞒事情真相。

她供述了整个杀人过程,随后,命案背后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也被重提。

三次婚姻,前两次用完了好人卡

刘群菊出生在河南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家里虽不富裕,却也其乐融融。

母亲特别贤惠,生父瘫痪在床15年,母亲勤勤恳恳侍候了15年。

生父死后,刘群菊有了第二个父亲,家里更是分外融洽,她和哥哥姐姐虽不是这个父亲所生,但父亲对他们视如己出。

母亲的婚姻太过圆满,导致刘群菊从没有想过自己的婚姻会一波三折。

21岁时,家里给她说了一门亲事,两家人离得不远,一打听道小伙子是个为人善良忠厚之人,家庭也不错。

二人很快便结了婚,婚后丈夫更是对刘群菊百依百顺,就连婆婆都像待亲闺女一样待她。

然而,好景不长,结婚两个月后的一天,丈夫不慎煤气中毒,当时就死了。

刘群菊伤心欲绝,想到日常和丈夫点点滴滴的相处,看着家里丈夫穿过的衣服,睹物思人,她伤心不已,只能回了娘家。

在娘家住了一段时间,虽然她不想嫁人,可是耐不住母亲和邻居天天念叨。

“你这么年轻,不嫁人怎么能行,将来都没有个可以说话的人”。

“不结婚,不生孩子,以后老了都没有个知冷知乐的人照顾”。

说得多了,刘群菊就同意看对象。

不久,便和第二个丈夫结了婚。

这次上天也没亏待她,依然嫁了个老实本分又爱他的男人,婚后二人生下女儿,关系更好了。

刘群菊还以为,自己和母亲一样的好命,虽然结婚两次,却碰到两个好男人。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结婚第四年,丈夫竟然患了癌症,刘群菊变卖了家里所有的财产,都没能把丈夫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直到最后,丈夫要上手术台,哭成泪人的刘群菊还在问丈夫:“你还能回来吗?”

丈夫却笑笑说:“没事,我不死,等着我回来。”

然而,事与愿违,第二任丈夫也死了。

此后,十里八乡都说她是一个扫把星,把两任丈夫都克死了。

到最后她自己都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命太硬了。

丈夫死后,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生活过得很艰难,家里的重活总得有人做,没办法,当媒人给她介绍闫全刚时,她一口答应了下来。

闫全刚是个光棍,父母早逝,因为家里穷,一直没人愿意跟他结婚,听见刘群菊愿意嫁进来,他高兴还来不及。

可谁也没想到,这一次,刘群菊的好人卡用尽了,她充满期待的第三任丈夫变成了她的噩梦。

挥刀杀人,兔子急了还咬人

结婚没多久,刘群菊就发现,丈夫是个心胸狭隘的人,脾气也不像之前的两任丈夫那么温和,而且总爱疑神疑鬼。

可在闫全刚看来,自己是头婚,还算是个小伙子,而刘群菊这个结过几次婚的人,早就不是处女了,他总是觉得自己挺吃亏。

结婚第二年,他们有了一个儿子,本来刘群菊觉得有了孩子,半路夫妻感情会变好,没想到闫全刚的疑心病却越来越重。

渐渐地,只要刘群菊和村里男人说一句话,回来必定会少不了被闫全刚的责骂,甚至怀疑刘群菊和别人有染。

刘群菊刚开始还争辩几句,到后来越争辩越能激起闫全刚的怒火,动不动就对她拳打脚踢。

甚至,因为对她不是初婚耿耿于怀,有时候发起疯来,闫全刚还要把刘群菊全身脱得精光再绑起来,又是抠又是咬,进行非人的虐待,以泄心头的怒火。

不管刘群菊怎么做,总能招来一顿无端的殴打,到后来,闫全刚更是把气撒在刘群菊和前夫所生的女儿身上,孩子也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

刘群菊不敢告诉年迈的父母,怕他们担心,也不敢和村里的邻居诉苦,家丑毕竟不能外扬。更何况她几乎每次都是虐待,又如何能对人启齿。

这样的生活,刘群菊始终忍着,一忍就是六年!

她也不是没想过离婚,可是一想到自己已经结过两次婚,再离婚岂不是让人笑话,以后还怎么在人前抬头。

然而他的忍耐并没有让闫全刚收手,反而变本加厉。

有一回,闫全刚躺在床上看书,是一本写新婚感觉的书,他突然回头问刘群菊:“你的新婚是什么感觉?”

一旁的刘群菊随口就答了句:“没啥感觉。”

一句话惹怒了闫全刚,他噌地站了起来,愤怒地挥拳朝刘群菊的头就打了过去。

那一次,刘群菊被打得肋骨断裂。腹中的孩子也没了,等她从医院回来,还十分虚弱时,闫全刚竟不顾她的生死,强迫了她。

那一刻,刘群菊彻底绝望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恶魔,他不死自己也不能好活,刘群菊动了杀心。

2008年7月5日晚,闫全刚外出打工回到家想要亲热,可刘群菊是生理期间,不能同房,闫全刚却强暴了她。

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道:“一个破烂货,你不伺候男人,要你有啥用!”

完事之后,又恶狠狠地说道:“你给我等着,我睡醒了再折磨你”,说完就去睡觉了。

瘫在床上的刘群菊,此刻对这段婚姻绝望透顶,丈夫的暴力如同凌迟的刀子让她痛不欲生。

想想嫁过来的这六年,过着非人的生活,受着非人的折磨,刘群菊万念俱灰。

她想到一会儿闫全刚睡醒了,还会像往常一样,用难以启齿的方式虐待她。

她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举起墙角的一段钢筋猛地砸向了闫全刚的面部。

一下,两下……直到闫全刚一动不动,鲜血直流。

然而,沉默后的这一次“尖叫”,并没有让刘群菊逃离痛苦的深渊。

半年后,三门峡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宣判:刘群菊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宣判时,刘群菊泪流满面。

她后悔自己从来没有反抗过,这是第一次,却也成了最后一次;她后悔自己没有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反而因一个不值得的男人葬送了后半生。

然而,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柴静说:“全世界都存在难以根除的家庭暴力,没有任何婚姻制度可以承诺给人幸福,但应该有制度可以使人避免极端的不幸。”

她曾采访过十几位杀夫案的当事人,无一例外都是因为家暴。

这些人,她们法律意识淡薄,从来没有想过反抗,可是内心的愤怒却在与日俱增,直到在沉默中爆发,虽然“快意恩仇”,但这绝不应该是女性最后的退路。

据统计,90%的家暴在第一次被干预得当,之后就不会再发生,反之就是无数次。

所以,家暴不是家务事,勇敢地说出来,自有法律制裁,切勿飞蛾扑火!

来源:

河南法制报

光明网—法院频道

中国法院网《不堪捆绑性虐待 绝望农妇杀亲夫》

-END-

作者:姬维珊

编辑:剩草


往期精彩文章推荐:

20天4次病危,暴瘦40斤:首批新冠患者,现在怎么样了?

传奇卧底杰昆,潜伏24年,喊话上级,再不收网我就成老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