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三天三夜(日王妃的小说)

青禾打开房门,见杭廷和卫寅来了,警惕地盯着两人,堵在门口道:“呵呵,你们还过来干嘛?”

“别误会,我是奉了王爷之命,来看看王妃的伤势。王爷赐了凝元露,待会儿你给王妃上点药。这可是上好的外伤药,不出三日王妃的伤就能好得差不多了。”

看见那瓶药,青禾这才让开。

楚婳见杭廷和卫寅来了,朝着他们那边瞥了一眼,就收回视线道:“你们看也看了,可以回去了。顺便把药还给王爷,要是真的是什么上好的外伤药,不妨用在他身上,我这里用不着!”

这算什么?

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吗?

就算她一个人拗不过皇权,也不想接受他们的施舍!这种嗟来之食,只会吃得她消化不良!

“这……”杭廷手里攥着瓷瓶,递过去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一时间有点尴尬。

卫寅见王妃态度冷淡,想了想,解释道:“王爷是为了您好,才让属下施刑的,否则您落在淑妃娘娘手里,那……”

“呵呵,你的意思是,我还应该感恩戴德了?”楚婳凝眸瞪向了他,对他的好感度一降再降。

“……”卫寅一时语塞。

多说多错,这会儿还是闭嘴比较明智。

杭廷见楚婳的火气挺大,想了想,把凝元露放到了桌上,推着卫寅,飞速离开了房间。

他们走后,青禾望着留在桌上的瓷瓶,犹豫了一下,“王妃,要不……还是上点药吧?王爷能让杭廷过来看望您,说明王爷还是在意您的。”

楚婳趴在床上,怒声道:“用不着!”

锦湘站在床边,心疼的看着小姐身上的伤口,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

她恨恨地瞪了青禾一眼,难得冷声道:“你若是还向着小姐,就不要竟帮着王爷说好话!你又不是没看到小姐身上的伤,这还叫在意吗?说白了,你的心还是向着你们王爷的!”

闻言,青禾怒了,“你这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向着王爷?我也是为王妃着想!若是王妃惹恼了王爷,能得到什么好处?往后怎么在王府里过活?若是真的被休弃,往后的日子怎么办,外面的那些人会在背后怎么议论王妃?”

“你!”锦湘气得眼眶发红。

楚婳听着他们的话,思绪慢慢地飘远了。

想着,等身上的伤好点,她就回武安侯府去。

到时候就算夜璃渊不去请旨和离,她也会去。

哪怕真的如青禾所说,被千夫所指,万人笑话,她也不想再苦心维系这段不平等的婚姻。想到这儿,她吩咐道:“锦湘,把我的药箱拿过来,里面有药。”

她不可能用夜璃渊送过来的药,像是这种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事,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她都无法接受。

这是原则,一旦没了底线,就再也找回不来了!

“是。”

锦湘擦了把脸上的眼泪,挤开青禾把药箱拿了过来。

将药箱放到楚婳的跟前后,她试探着道:“小姐,让奴婢给你上药吧?”

“好,你先上药。待会儿我开一张方子,明天,你帮我上外面抓几副药回来。”凝元露说是三天就能好得差不多,她开的药也不差。

内服加上外敷,有个三两天也就没什么大碍了。

楚婳长长地舒了口气。

借着打开药箱的机会,她悄悄的在识海中打开系统。

不得不说,系统开放的药库,即使只是初级的,里面所提供的药品也很不错。

品类多不说,药效也是杠杠的,并不会让人觉得鸡肋。

正当她查看药品库的时候,一道久违的电子随之响起。

【滴!系统检测到宿主的救治行为,根据救治难度,奖励二百积分,账户余额负四百九十积分。开启两个隐藏任务,触发开启中级药品库,请宿主查收!】

紧接着小七欢欣雀跃的声音响起道:“太好了,主人,距离终极目标又进了一步哦!请再接再厉,也好早日实现我们……你的自由!”

楚婳:“……”

刚刚,小七是不是说了“我们”?

那个“我们”所指的是谁?

是她理解错了吗?

不过,她的注意力很快被中级药品库里,那些珍贵的药材和昂贵的药品给吸引了。

里面还有一些特殊功能的药,诸如外伤、烫伤用的药膏,以及祛疤痕的药,还有避子药和稳胎药等等。

楚婳佯装在药箱里抓了抓,抓到了一管祛除疤痕的疤痕膏。

这时,就听小七介绍道:“主人,中级药品库的药都可以放心使用哦。疤痕膏,使用一到三个月可以完全消除疤痕。时间长短受个人体质影响,要消除这个病患身上的疤痕,大概十天见效,一个月可完全消除。”

楚婳惊诧。

这么快?

那可比从前实验室研制出来的疤痕膏还要管用!“是的,这都是主人你……”

小七的话说到这儿,忽然响起了系统错误的警报音。

楚婳连续呼唤了好几遍,小七那边都没有任何回应。

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楚婳不禁有些怀疑,觉得小七的反常和系统有关,难道是系统有事想要隐瞒?

一时也想不出所以然,她只能暂时作罢,将疤痕膏交给青禾道:“之前答应你的,可以祛除疤痕的药。大概十天见效,一个月可完全消除。”

“王妃……那疤痕真的能……能完全消除?”

青禾欣喜若狂,死死地捏着药膏,整个人都飘乎乎的。

一想到自己身上那丑陋的伤疤能够完全消失,她喜极而泣,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

吸了吸鼻子,她颤抖着翻看药膏,却发现无从下手,有些窘迫,“王妃,这个药……要怎么打开啊?”

楚婳见她一脸的惊奇,想了想,解释道:“教我医术的师父,曾经到欧罗巴那边学习过。倒是差点儿忘了,你可能不会用。”

说着,她拿过药膏把盖子打开,反过来捅进封口处,药膏自己就冒了出来。

抹起一点擦在手上,她给青禾示范着,“涂开抹匀,一天两次。药也是一样的,到时候你自己试一试。如果还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

反正一两天内她也不可能离开王府,就当是最后做一回好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