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书籍推荐书名(好的书籍推荐阅读)

你好,欢迎来到大象思享会,我们一起读书。

这周推荐了五本书,分别是《把思考作为习惯》、《巨人的工具》、《生活,是很好玩的》、《重走:在公路、河流和驿道上寻找西南联大》、《南方周末写作课》。

五本书都是我非常喜欢的书,有三本偏重实践与应用,两本偏向人文。荤素搭配,对我们的知识结构形成补充。

第一本书,《把思考作为习惯》。

我们一生中会形成各种各样的习惯,按查尔斯-都希格(《习惯的力量》作者)的说法,习惯的养成需要一个回路:暗示——惯常行为——奖赏。暗示是启动点。启动点触发惯常行为,并获得奖励。好的习惯要从思考开始。改变命运要从改变大脑开始。思考质量的高低,带来的行为差异是巨大的。

这本书的作者韩炎老师,是湛庐文化创始人。读湛庐的书就知道,韩焱是一位高级思考者。《把思考作为习惯》这本书,就是想挖掘出那些前人研究并验证过的思考方式,固化下来,让我们的思考变得更好。

如何变得更好,首先要打破自己。打破对无知的无知。打破“怕输想赢”的损失厌恶感。打破天性中的“自我证实”倾向。打破头脑中的“光环效应”。构建学习力,让学习更高效。

有史以来,人类的学习场景可以分成四类,分别是:营火、水源、洞穴和山顶。不同的学习场景,帮学习者达到不同的学习效果。构建学习目标,设置合适的小目标比设置远大的目标重要。不要随意行动,不要冲动决策,给观察和判断留足时间,谋定而后动。好决策不是想出来的,而是迭代出来的。创新力的秘诀是创造余闲、形成开放氛围,创造思想流动,创新的关键是混搭。

形成习惯力,习惯不能被消除,只能被替代,只要你坚持“一次只解开一个结”的原则,那就不怕问题多,也不怕问题复杂,必定能促成自身的改变。不要贪多,一次只解决一个问题。去构建一种新的习惯,用“要做什么”替代“不要做什么”,这样才能促成改变。

让情绪变得更好,有个好方法,叫具身认知。具身认知的定义是“人类所有的认知功能,包括情绪等内在感觉,归根结底都源于我们自身的感觉系统和运动系统。”简单一句话,“如果你的身体更开心,你的内心也会更开心”。如果遇到不开心的时候,先装出开心的样子。

不断地找到意义感,让人生充满意义。任何事,一旦被赋予意义,做起事情会充满干劲。意义感会让你成为永动机

把思考作为习惯,是一本“视野书”,里面有很多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值得一读。

第二本,《巨人的工具》

《巨人的工具》是一本访谈实录。书中浓缩了许多人的成事法则。我们可以把这本书作为问题索引,遇到问题时翻翻,也许会有启发。

采访的形式,有两个好处。时间有限,默认公开,人在所面对挑战的时候,回答的问题更加聚焦。访谈内容形成的知识更浓缩。

这本书中的启发有很多,比如尼尔·斯特劳斯说:每天写两页糟糕的东西,无论是创新思考上的瓶颈还是写作上的瓶颈,关键是暂时放下自己的标准。先完成,后完美。比如连线杂志的主编“凯文·凯利,写了《失控》和《必然》这两本书,他有一篇火爆的文章,叫《1000个真正的粉丝》。创作出真正有意义的文章,而不是重复使用其他现成的材料。能积累1000个真正的粉丝,可以充满活力地做想做的事,而且能够把1000个粉丝变成2000个、5000个、10000个。

书里的人物访谈,无论是中哪一个章节开始读都可以,从哪里结束也可以。作为一本工具书,随时翻翻都能带来启发。

第三本,《生活是很好玩的》

汪曾祺先生是个创作顽童,写什么都好看。尤其是写吃的,让人不自觉流出口水。汪先生有本书,叫《生活是第一位的》。汪先生在自报家门这篇文章里说:我成不了语言文字学家。我对古文字有兴趣的只是它的美术价值——字形。我一直没有学会国际音标。我不会成为文学史研究者或文学理论专家,我上课很少记笔记,并且时常缺课。我只能从兴趣出发,随心所欲,乱七八糟地看一些书。白天在茶馆里。夜晚在系图书馆。于是,我只能成为一个作家了。

这可能是个秘诀,喜欢什么,什么对你有意义感,你就会花时间在里面,也就随心所欲了。能把生活当成玩,生活才真的快乐。

当回忆自己的老师沈从文时,连带写出了写作的奥秘。

沈先生实在不大会讲课。讲话声音小,湘西口音很重,很不好懂。他讲课没有讲义,不成系统,只是即兴的漫谈。他教创作,反反复复,经常讲的一句话是:要贴到人物来写。很多学生都不大理解这是什么意思。我是理解的。照我的理解,他的意思是:在小说里,人物是主要的,主导的,其余的都是次要的,派生的。作者的心要和人物贴近,富同情,共哀乐。什么时候作者的笔贴不住人物,就会虚假。写景,是制造人物生活的环境。写景处即是写人,景和人不能游离。

汪曾祺的很多散文,都可以进入到教科书了,有这样的好作家,爱书之人真的是极大的幸运。

第四本书,《重走:在公路、河流和驿道上寻找西南联大》

仔细去品,这本书真的很好看。我不愿放弃书中的每处细节,从头翻到尾。西南联大,是每个读书人心中的朝圣之地。有闻一多、沈从文这样的名家。当然,这本书不仅仅是历史的呈现。研究这段历史的书汗牛充栋。很多大师的回忆,有非常多细节。这本书的选题定位在当下这个时间点。用物理上的身体,重新丈量曾经的土地,寻找遗迹。当现实和历史交叉在一起时,就碰撞出了意义感。

杨潇自己坦言,他是个疏离的人。虽然很多人的交谈和善意是温暖的,但一些过于热情的留宿还是让他感到压力。热爱旅行、热爱徒步也许就和天性疏离有关——“赶路”可以合法化一切别离,这样你就不必一直和人打交道,不必彻夜长谈,更不必把自己交付出去。这是在路上的自由。

正是这样的疏离成为创作的源泉。既在人群之中,又在人群之外。

书里有几处细节:

黄平到重安,中午12点半,海拔975米,作者又一次见到了将军箭和指路碑,在重安江水旁边,有这样一段内心独白:

临近五一小长假,朋友圈里的摄影比赛已提前开始,真高兴那个世界和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我继续坐着,享受非常短暂的自在时光,眼前这个世界如此真实,又如此虚幻。沉浸与享受,这样的作者是快乐的,给读者带来的,也是这样的沉浸与享受。

在大风洞:

一种静谧之感慢慢升起。这时手机突然响了,铃声震耳欲聋,接通,“哪位?”话一出口才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多大,几乎在洞里形成了回声,“您好,您需要贷款吗……”,再熟悉不过的骚扰电话,挂断,感觉自己也成了这洞的骚扰者。

当我们重新“骚扰”历史,历史就掺杂了我们这些被观察者的影子,变得不再纯粹。

为何我们的灵魂经常需要“重走”。这些久居大城市的人,人与人之间既熟悉,又陌生。重走的意义就在于,短暂地告别肉体熟悉的地方,去精神熟悉的地方,回归本源。

如果这五本书实在没有时间看,就先看这本书吧。

第五本,《南方周末写作课》。

南方周末在媒体中是神一样的存在。南方周末写故事的方法,值得每个人学习。道理较于故事,更抽象,似乎更重要。但事实并不是这样,我们喜欢故事,不喜欢道理。道理可以藏在故事中,不要显露。

书里有几篇优秀的特稿,是几位老师的代表作。这时候我突然迸发出一些奇妙的感受,每一位在南方周末工作过的记者,对南方州周末有种强大的归属感,提起南方周末就像说自己的母校一样。这已经超出媒体或者一家公司的感觉了。我想,最深层次的原因,可能南方周末真的使他们变得更强大。就像我们因母校而强大一样。用南方周末的写作手法,闯出了一片天地。

听别人讲故事,是一种美好体验。把真实发生的新闻投射到一篇故事上,会让人更加喜欢。我们为什么那么喜欢故事,因为这里面有对细节的描写。人物怎么笑,怎么哭,不断拉远距离,拉近距离,人物说了什么,动作是什么,表情是什么。有了这些,才可以称之为故事。

书里讲了很多干货,掌握了写故事和讲故事的手法,就等于是打开未来的钥匙呀。

这里是大象思享会,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