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新婚,毛主席到他家亲自祝贺,临走时还给女儿带回一块蛋糕

“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这句20世纪广泛流传的话,是出自开国领导人毛主席之口,可以说是对刘少奇极高的评价。

而刘少奇知道此事后,却是极为谦虚地回了一句:“一天不用功,赶不上毛主席”。

两位伟人这绝不是互相吹捧,而是真实的心声,也恰恰体现出他们彼此的惺惺相惜。

由此不难看出,两人在读书学习上极为执著,具有思想上的强烈共通之处。

而且两人在工作中,更是成为了互相配合的伙伴,一起开创了新中国。

在私下里,他们也是很好的朋友。

王光美和刘少奇的姻缘是在西柏坡开花结果的,因为条件极为艰苦,结婚时只制作了一块蛋糕请众人品尝。

当时毛主席到他家亲自祝贺新婚,临走时,还特意给女儿李讷带回去一块,可见他们的革命友谊是如何的纯真。

六次见面缘定终生

1898年,刘少奇出生于湖南宁乡县炭子冲村,后来走上革命道路。

在20世纪40年代中叶时,就已是中共领导人之一。

出生于1921年的王光美,却是名满京津两地的大家闺秀

她的父亲王槐青曾代理北洋政府的民商部总长,而王光美本人更是天资聪颖,在北京读中学时,即博得“数学女王”之称。

1945年,王光美从辅仁大学硕士毕业,成为我国第一位原子物理学女硕士,随即留校任助教。

1946年,她得到美国芝加哥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博士录取通知,并且获得全额奖学金。

这时,学校地下党工委领导人崔月犁,邀请她担任北平军调部的中共代表团翻译工作。

拥有一颗拳拳爱国心的王光美爽快地答应下来。

为此,她毅然决然地推迟了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而是来到北京翠明庄,担任叶剑英等领导人的翻译。

在此期间,她进一步坚定了跟党走的想法。

可以说,王光美这一次的抉择,改变了她一生的走向。

王光美本来的目标是攻读物理学,成为“中国的居里夫人”。

而她与延安的贴近,并最终与刘少奇的结合,造就了一位新中国的“第一夫人”。

1946年10月末,由于内战爆发,军调部“调处失败”,失去作用只能解散。

此时,已一心完全向着共产党的王光美决定——去延安。

1946年11月,王光美来到延安,在中央军委外事组工作。

当时延安的娱乐活动主要就是舞会,25岁的王光美正值青春最美的年华,好动爱玩,就跟着在军调部结识的警卫参谋龙飞虎去参加舞会。

正好刘少奇也在,于是,他们相识了。

当时刘少奇向她询问了一些北平特别是学校的情况,然后问王光美是不是党员,王光美不好意思地说“不是”

后来,她请刘少奇对像她这样才到解放区的青年给予帮助,刘少奇则回答“那要看我有没有时间。”

这是王光美第一次见到刘少奇。

那时的王光美因为早就读过刘少奇写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等文章,所以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反而很是佩服他的学识和见解,只是不知道他的准确身份。

事情就是这样的巧合,第二天,王光美和从北平军调部回来的同志去拜访朱德总司令。

随后,康克清还带他们去刘少奇那里坐了坐,刘少奇则给予年轻人以鼓励。

两人隔了一晚再次见面,由陌生变得熟悉起来。

当时的刘少奇实在是太忙了,能够和这些青年人见见面谈谈话,在王光美看来已经是一种极大的礼遇。

二人的第三次见面相隔有些远,直到1947年3月5日,黄华通知王光美到刘少奇那里谈话。

当时,黄华是朱德的秘书。

到那里王光美才知道,这是刘少奇兑现她提出的希望中央领导同志对青年给予帮助的要求。

陈设简单的窑洞里,刘少奇和她谈了许多革命道理,很多话都让她觉得新鲜有趣。

很快就到了午餐时间,刘少奇留王光美吃午饭。

而王光美则表示:自己已经吃过了,但自己想看看他吃的是什么。

实际上,刘少奇的饭菜非常简单:两碟菜、一颗大蒜、一碗米饭。

当时,王光美对刘少奇大蒜和米饭配着吃的做法,感到非常奇怪。

刘少奇为了让王光美打发时间,就从抽屉里拿出几个黑不溜秋的梨子,让她自己削梨吃。

王光美对于那梨的难看程度印象特别深,心里对于当时中央领导只能吃这种水果感到很难受。

而当王光美用刀将梨削好、整个梨皮连在一圈没有中断的手法,也让刘少奇大开眼界。

这一次,两人对彼此的印象都相对鲜明深刻起来。

二人的第四次见面,是在晋绥分区蔡家崖。

当时王光美已经决定在这里参加土改,没想到刘少奇却希望她跟他去晋察冀参加土改。

王光美当时刚写入党申请书,感觉突然走了有些不好,于是她回答说:“以后有工作需要再说吧!”

然而回到住处仔细一琢磨感到不对:他跟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后来王光美回想起来,刘少奇要自己跟他走,应该是对她已经有了好感。

两人的第五次会面,是在西柏坡。

当时是1948年三八节前后,依然是在一次舞会上,刘少奇与王光美说:“有空上我那玩。”

在下个星期天,王光美就去了刘少奇那里。

刘少奇一见到王光美,马上高兴地站起来说:“你真来了!”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这次,两人谈话交流的时间就比较长、范围也比较广。

后来在不断接触中,刘少奇明确表示出对王光美的好感。

而且他说得非常直白,自己年纪大,工作忙,还有孩子,希望王光美慎重考虑。

王光美当时觉得刘少奇很有特点,一般人都会讲自己的优点,他却光说缺点。

于是她回答道:“年纪什么的我倒没往那考虑,只是在政治水平上我们差得太远,我和你在一起的话我不知道应该注意什么,而且我也不了解你过去的个人情况。”

刘少奇则告诉王光美,她可以去找安子文、李克农和邓颖超了解自己的有关情况。

说到这里时间已经不早了,王光美就问:“几点了?我该回去了。”

结果刘少奇却拿出一块不知道什么时候坏了的手表,这对王光美的内心又是一个触动。

于是她说:“你交给我吧!我帮你去修!”

不久,王光美托人把表修好,请她的领导王炳南转交给了刘少奇。

王光美是个极为认真的人,后来她真的去找这几个人去了解刘少奇的情况。

经过几个月的交往,两人都认可了对方,于是他们决定结婚。

1948年8月21日,这一天是刘少奇和王光美喜结连理的日子。

然而最大的举动,也只是刘少奇的卫士长来帮王光美,把她的行李搬到刘少奇的窑洞里而已。

刘少奇居住和办公的两间土房,就是他们的新房,房里有一张大木床和两把椅子,还有就是从延安转战带来的写着“奇字第3号”的小书箱。

王光美外事组的同事多是年轻人,他们天生爱热闹,于是就热情地帮助王光美张罗着简单的婚事。

他们精心制作了一个大蛋糕,陪着王光美一起来到刘少奇那里

虽然因为条件有限,他们没有举办专门的结婚仪式,可是当时西柏坡的中央领导同志都知道那天他们结婚了。

恰巧当天晚上食堂举办舞会,毛主席、刘少奇、周总理几家都参加了。

周总理就对毛主席说: “咱们一起上少奇同志家,看看他们住的地方。”

这样,毛主席、周总理和其他同志们来到刘少奇家,他们一面说笑,一面吃蛋糕,用这种最简朴的方式表达对这对新人的祝贺。

临走的时候,毛主席还给女儿李讷带了一块蛋糕,可见那时候的感情就是如此的朴素。

王光美对刘少奇很尊敬,同时对他生活没人照顾很同情。

他们是从相识到相知,从好感到恋爱,最后慎重地步入了婚姻殿堂。

珠联璧合名扬天下

结婚以后,王光美从军委外事组调到刘少奇身边担任政治秘书。

兢兢业业、谨言慎行的她,成为刘少奇的得力助手。

她帮助刘少奇整理文件、资料,帮他保管珍贵的手稿文献。

王光美悉心照顾刘少奇,工作人员笑称她为“烩饭厨师”。

刘少奇每天工作到很晚,王光美就把白天吃剩下的饭菜先放起来,到时一起煮热了给他当夜宵。

而刘少奇还挺爱吃,慢慢地,他的胃病好多了。

刘少奇虽然把时间和精力全部用在了工作上,用在了党、国家和人民的大事上,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也很想照顾王光美。

刘少奇仅有的几次温柔,成为王光美后来几十年念念不忘的甜蜜回忆、终生的幸福和一世的满足。

有一天,刘少奇看到王光美怀孕身体有反应,吃不下饭,忽然说:“今天我给你做个湖南菜。”

刘少奇做了个蒸鸡蛋,但是与别的做法不同的是,在里面放了醋。

然而就是这样一道简单的菜,却让王光美回味无穷,她始终认为,那道菜里的鸡蛋很香、很嫩。

还有一次,王光美生小孩,她是高龄难产,可是偏偏那天刘少奇要主持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

王光美其实挺谅解他,可刘少奇后来还是来了。

看到躺在床上疲倦的妻子,他弯下腰来轻轻地吻了一下妻子,以表示慰问和歉疚。

刘少奇和王光美有每天一起散步的习惯,中南海的舞会上,他们总是跳第一支曲和最后一支曲,雷打不动。

刘少奇曾对王光美说过:“家庭的和谐不仅是我和你的和谐,更是你和孩子们的和谐。”

王光美和刘少奇结婚以后,整个大家庭在她的料理下显得井井有条。

王光美自己生了4个孩子,与刘少奇之前的孩子在一起,组成了一个10多个成员的大家庭。

王光美极为贤惠开明,无论是否是自己亲生的孩子,她都一视同仁,给予了无私的母爱,他们一家,成为中南海最幸福的家庭。

王光美在家里是温婉贤淑的妻子,在政坛上,则是一位风度优雅的“红色夫人”。

1963年至1966年间,王光美作为国家主席夫人,先后六次陪同刘少奇出访印度尼西亚缅甸柬埔寨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国。

新闻纪录片《刘少奇主席访问印度尼西亚》,记录了王光美的优雅,给人们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她身材高挑匀称、皮肤白皙。

一袭白色的中式旗袍呈现出婀娜的身材,脖子上戴着一串珍珠项链,映衬着高贵典雅的气质,端庄的脸上挂着真诚的微笑。

王光美的美丽,在于她优雅和高贵的气质,这种气质美,是女性美的最高境界。

“王光美充分显示了东方女性的神韵,为出访增色不少。”

当年作为外交部陪同出访的程瑞声这样评价。

见到王光美后,苏加诺总统把印尼最新品种兰花以她的名字命名,并赠送给她一盆

这是印尼给来访的国家元首夫人的最高礼遇,成为当时的一段佳话。

在缅甸游泳时,王光美戴的珍珠项链突然断了,珠子散落在海里。

虽然缅方立即派士兵下海打捞,最终却一无所获。

第二天,奈温总统送来一条红宝石的项链,并说:“你那条项链上的珍珠是掉在了缅甸的海里,我必须要赔偿你们。而且,红宝石还是我国的特产,是我国的光荣。”

于是,王光美收下了这条体现两国人民友谊的项链,并戴上它参加了晚宴。

回国后,她把这条项链上交外交部,现陈列在中国革命博物馆。

这六次成功的出访,在国际社会展现了泱泱大国红色夫人的卓越风姿,让中国人深感骄傲和自豪。

同时也使王光美声名远播,一些海外媒体称她为“中国最美的女人”

电视、报刊、电台竞相报道,尤其在印尼街头,出现了王光美的巨幅画像。

高山仰止母爱大如天

岁月流逝,人生易老。

在丈夫逝去后,自己也已是古稀之年的王光美,全身心地投入到社会公益事业中,亲手缔造了一个旨在为全国贫困母亲治穷、治愚、治病的“幸福工程”。

她曾动情地说:“贫困不应该属于母亲。我们每一个人不一定都有孩子,但每一个人都有母亲,都领受过母爱的恩情滋润。救助贫困母亲,是整个社会的责任,是每一个社会成员的义务。”

1994年,73岁高龄的王光美接受国家计生委主任彭珮云的邀请,出任旨在救助贫困母亲的“幸福工程”组委会主任。

在1995年2月28日的“幸福工程”启动大会上,她把刚刚领到的2000元过年费全部捐献出来,成为“幸福工程”的第一批捐款人之一。

11年里,年迈的她不顾自己身体有病,多次到偏远地区访贫问苦。

看到中国农村还有那么多妇女生活艰难,王光美的心里又多了一份牵挂和哀愁。

1996年,她忍痛将母亲留下的六件宋代和清代藏品全部拍卖,将拍卖所得的50多万元全部捐献了出来。

一位外国记者很不理解她的举动,王光美的解释极其简单。

她说:“用拍卖所得救助更多的贫困母亲,是发挥了这些文物的最大价值。我觉得值得!”

王光美的晚年,始终没有离开过“行善”和“募捐”两个词。

捐献几乎成为她的习惯,自己不舍得吃、不舍得穿,常常把自己的养老金和儿女孝敬的钱,捐给“幸福工程”或急需帮助的群众。

在王光美的精神感召下,许多海内外人士以及她身边的司机、秘书、儿女、孙辈们都纷纷为“幸福工程”慷慨解囊。

在王光美的奔走与倡导下,“幸福工程”由小到大,全国29个省、市、区不同程度地开展了救助贫困母亲的行动,遍及全国389个县,惠及人口80多万。

王光美可以称得上是母爱如山、胸怀宽广,在她生命的最后20多年中,始终保持着和刘少奇前妻孩子们的密切来往。

她还惦记和同情毛主席后人的生活情况,关心身体不好、生活出现困难的李讷,还撮合刘少奇以前的警卫员王景清和她成伴侣。

她说:“我是两个家庭中唯一的长者了,你们都是我的儿孙,你们一切都好了我才能放心”。

在王光美的感召下,毛刘两家后代的来往逐渐密切起来。

2006年深秋,她一遍遍地嘱咐女儿替她把“幸福工程”办下去,直到女儿再三承诺,她才露出欣慰而安然地逝去。

从生到死,红墙内外,王光美与刘少奇在一起,一生跌宕起伏。

但是无论何时,她都始终表现出坚定的信仰,高尚的情操,完美的人格魅力。

王光美是人们心目中一位美丽而伟大的女性,她让人们深深地思考和领悟:精神上的富有才是真正的贵族,平凡和苦难才会缔造真正的爱情,而宽容和豁达才会升华为真正的尊严。

文/蓝风烛尘

参考文献:

[1]徐梅,刘少奇与王光美,南方人物周刊,2006(10);

[2]张绛,王光美与刘少奇结婚前后,党史博览,20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