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学习笔记(教师政治学习笔记)

上世纪的北京外国语学院,某年级的政治学习于每周三下午2:00在千人大礼堂举行。某个时期的政治学习内容是法律法规,听了一次后我非常失望。宣讲内容味同嚼蜡,缺乏生动详实的案例支撑。且我观察到同学们跑神的居多。

作为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我自信可以“无师自通”。于是某个星期三,我毫无心理羞愧感地“翘课”了!这天下午两点刚过,同室们已经该坐在千人礼堂里“神游”大法了,突然有人敲宿舍的门!

“当!当当——当!”

“当!当当——当!”这门敲得彬彬有礼,不卑不亢!

我刚倒好一杯茶,正准备歪在被剁上研读黑格尔的《美学》第一卷呢,压根没想到会“享受”辅导员查岗的待遇!

“谁呀?”我懒洋洋地问。

“我!”

“‘我’是谁啊?”

“我是我!”

“‘我是我’是谁呀?”

王艳我知道你在里面,快给我开门!”辅导员李老师毫不含糊。

我自知胳膊拧不过大腿,赶紧给她开了门!

“你为什么不去参加政治学习啊?”进门后李老师劈头就问。

“李老师,您看,我这宿舍里是不是窗明几净,阳光明媚呢?”“怎么了?”李老师不明就里。

“实话告诉您吧,我如果去千人大礼堂,我也是读这本黑格尔《美学》。那里您又不是不知道,灯光昏暗,能让人昏昏欲睡!我何必要去遭那个罪呢!”

“政治学习本来就是要你听讲去的呀,要那么明亮的灯光干什么?”

“问题是,大家去那里都是去听讲的吗?据我所知,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去干其他事的呢!比如有人利用这个时间读小说,有人给家里写信什么的!”我得机会就会振振有词的!

“对了,我今天就是来抓你去参加政治学习的!你看班里除了你,谁有胆旷课呀?你还在这里给我各种歪理!走,上课去!”

李老师抓住我的胳膊,想给我来个下马威。

我挣脱了李老师,把黑格尔《美学》抱得更紧了:“李老师,我可以跟您去千人大礼堂!但是咱们要不要做个统计:如果此刻千人大礼堂里有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在认真听讲,我就留在那里学习法律知识;可是如果百分之七八十的人明显在干别的,甚至还有偷偷织毛活的呢……又怎么说?”

“你说你这孩子,要你参加个政治学习就这么难吗?谁给你的勇气违反纪律?”李老师恨铁不成钢地与我理论起来!

那个下午,我说到了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说到了学生的自觉性与自律性……我说到了高中班主任给我的评语是敢说敢干,敢顶敢反……

那个下午像被施了魔法,李老师一直留在宿舍里与我聊天。我们从洋火聊到原子弹,从黑格尔扯到潘多拉……直到舍友们政治学习结束回来,我们还聊兴正浓呢!

现在回想起来,我那时简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了!究竟是谁给了我这么大的胆子?只能说我是“持宠而娇”了。

我们的辅导员李老师像个大姐姐,只比我年长几岁,是个典型的“北京大妞”。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大大的嘴巴开开合合,我俩之间的第一印象都很深。

那天我在北外东校园里报到,突然被人从背后猛拍了一巴掌:“喂,你是王艳吧?”

“你怎么知道我叫王艳?”我惊奇得一蹦三丈高地转过身来!

“你是我招来的呀!你的高考数学满分,咱们全班只有你一个满分。妥妥的学霸啊,看了你的档案我就记住你了!”

后来跟李老师熟了,她说她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了我!她喜欢我随时随地“旁逸斜出”的个性:一般人在那种场合被陌生人认出来会迟疑地打量对方,礼貌地点头示意之类,而我则毫不掩饰自己的内心世界,把自己的好奇展露无遗!而且,我的表情那么夸张,形体动作那么夸大……

是的,李老师喜欢我,周末还邀请我去她家里玩耍,我是她唯一的客人,而我利用她的喜欢“欺负”着她!这个故事就讲到这里了,后面的文章里我还会谈到我的各种“欺负”老师的劣迹。或者说,欺负老师是我学生时代做得最成功的事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