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烟和天下价格表图(香烟和天下细支多少钱一包)

文 / 陌陌晨菲

曾经的江湖神算子月轻烟把玉无缘,丰兰息,皇朝,黑丰息这四个人用两字点评为:“玉和”、“兰隐”、“皇傲”、“息雅”。

玉无缘是冀州世子皇朝身边的谋士,他一直认为,皇朝才是那个可以统治天下的那个人,玉无缘不为名不为利,一心只想天下苍生,助皇朝一统天下,救黎民百姓于乱世中。

世人不知,“兰隐”和“息雅”其实是一人,雍州世子丰兰息,其实就是江湖上无人不知的黑丰息,他和青州惜云公主,也就是那个“素衣雪月,风华绝世”的白风夕,齐名被称为“白风黑息”。

白风黑息相知相识十余年,都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他们是敌也是友,亲密有间又默契无人能及,彼此也知晓各自心底的那一点秘密,只是,黑丰息对白风夕一直有情,白风夕却不知。

白风夕多情之燕瀛洲。

白风夕最开始喜欢的人,是燕瀛洲。

只是很可惜,她和燕瀛洲的这段情,没有超过三天。

燕瀛洲,作为冀州“风霜雪雨”四将军之首,他用自己作为诱饵,拿着可以号令天下的“玄极”一路逃避各路高手的追杀,谁都不知,他手上的“玄极”是假的,而真的“玄极”已被皇朝安排的另一队人马秘密送回冀州。

在宣山北峰的山洞里,是白风夕救了受伤的燕瀛洲,可是在白风夕去韩玄龄家拿药时,燕瀛洲为了不拖累白风夕,自己偷偷走了。

等到白风夕找到燕瀛洲,也遇到了尾随而到的黑衣人,阴差阳错白风夕中了燕瀛洲在假玄极上放的萎蔓草的毒,这毒是天下绝顶剧毒,可燕瀛洲毫不犹豫帮白风夕吸走了她身上的毒,白风夕手上的紫色淡了很多,而燕瀛洲的整条手臂都成了紫色。

这是白风夕第一次被一个男人保护。

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是需要保护的。

她少年成名,出道以来,除一个丰息外,无人是其对手,从来不用人保护,也从来未有人想要来保护武功高绝的白风夕。可此时燕瀛洲的举动,忽触动了她心底的一根弦,让她一颗心不知所以地轻轻悄悄地跳动。

而这时,那帮黑衣人又来了,燕瀛洲点了白风夕的哑穴,把她藏在山洞深处,自己出去迎敌,他走到山洞前又转了回来,他望着白风夕,深深的吻住了她:

唇轻轻地落下,若羽毛般轻刷而过,忽又狠狠落下,重重一咬!风夕只觉嘴唇一阵刺痛,然后嘴角尝到一丝腥甜,一滴滚烫的水落在脸上,迅速流下,渗入唇中,腥甜中便混入苦咸。最后入眼的是一双在黑暗中依然闪亮如星的眼眸,那眼中有清澈的波光与无尽的依恋。

这时的燕瀛洲,用仅有的一点时间向白风夕表白:

我会回来的,!下辈子我会回来找你的!下辈子我一定不短命!风夕,记住我!

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这样对白风夕,可以不计回报性命相抵,情深意重相约下世,共患难,同生死,白风夕是动了心的。如果不是她亲眼看到燕瀛洲奔赴那黑衣人,如果不是亲耳听到黑丰息说他已死,如果不是看到他的墓碑,以当时的白风夕来说,踏破千山,她也是要找到他的。

偏偏是黑丰息说他死了,死于他布下的修罗阵,黑丰息没有告诉白风夕的是,在他拿着千年玉雪莲救白风夕时,他也曾把玉雪莲的花瓣给燕瀛洲服过,并把他安置在宣山脚下的一户农家。

是的,黑丰息有着自己的私心,特别看到白风夕被燕瀛洲咬过的嘴唇,他毫不掩饰他眼中的阴霾,可是也正是这样的欺骗,在多年后的战场上,这个发誓下辈子不短命的男人,会被白风夕一箭致命,这是白风夕心中永久的伤痛,也成为了日后她和黑丰息之间的一道间隙。

白风夕多情之玉无缘。

白风夕一直想要见的人,是玉无缘,那个被誉为“天下第一公子”,风雨千山玉独行,天下倾心叹无缘的玉无缘。

黑丰息想娶幽州公主华纯然,因为他想得到半个幽州,他希望白风夕不要插手,华纯然也想嫁给黑丰息,因为她想要有一个,可以帮助她把幽州变得更强的人,她希望白风夕可以帮她,白风夕答应了。

到了选亲的日子,白风夕扮作华纯然坐在湖心的采莲台上,周围垂下长长的丝缦,水榭台上的一百多名求亲者看不清白风夕的容颜,但白风夕可以把水榭台上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其实,这一场招亲盛宴只不过是华纯然以此广纳贤才的手段,她已经选定了黑丰息做驸马,自然不会再在这些求亲者中选取。

所以,天性散漫的白风夕本来想弹奏一曲来好好戏耍一番这些求亲者的,但她这时却听到了来自皇朝和玉无缘的谈话:

“无缘,你真的不出来亲眼见识一下名动天下的美人?”皇朝问。

“不用了,所谓相由心生,我自由琴声而识天下第一美人的绝代风华。”围湖的水榭隔廊都有一排竹帘,那人坐于帘后,淡看天际流云。

当白风夕听到这个声音,听到这样的话,她就知道是玉无缘来了,她的内心不由一动,玉无缘想要琴心识人,此刻的白风夕很想知道自己在玉无缘心中是怎样的一个人,所以白风夕很认真的弹了一曲《水帘吟》。

白风夕的这一曲,把众人都迷醉了,曲音已毕,众人还没回过神来,玉无缘也走出帘外,情不自禁说出一句:风华绝世,琴心无双。

白风夕已经等不及,等她安排好众人,她就身形一跃,飞向半空,盈盈落在皇朝所在的水榭。

白风夕第一眼看到玉无缘,心下不由赞叹:

不论其外表,也不论其风采,只是一双眼睛,那一双仿佛可包容整个天下的眼睛便无人能及。那双眼睛中,没有丝毫世人所有的自私阴暗,只有温柔平和与怜悯,仿佛是远古最安详静谧的湖泊。

而其他人与之相比,又皆有所失。丰息比之太过贵气,失之清逸;皇朝比之太过傲气,失之淡泊。这应该是去参加瑶池仙会的碧落仙人,却不知何故偶谪凡尘?

玉无缘最吸引白风夕的,是他的气度,胸襟,和他与世无争又心怀天下的一双眼,其实白风夕一直想找的就是这样一个人,不为名利,可以性命相托,执剑闯天涯,没有心机计谋,可以快意江湖,一笑泯恩仇。

而在玉无缘的眼中,白风夕又是怎样的?

玉无缘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女子。

白色的衣,黑色的发,简单素净如画中的黑山白水。

眉在展,眼在笑,颊含意,唇含情,仿佛这世间没有任何事可让那眉梢染上愁烟,没有任何人可让那水眸笼上忧雾,那如花笑靥似永不会消逝褪色,似可明媚至天荒地老时。

两人情投意合,白风夕当即和玉无缘相约在明晚的天支山上。

可惜,在白风夕的心里,她本来以为那一晚的天支山上,会有一份情愫在她和玉无缘之间盛放,当玉无缘提起要归去的时候,她期望着,等待着他可以说出和她在一起,但是白风夕并不知道,因为黑丰息的闯入,这份情愫被玉无缘无声无息的灭了下去。

黑丰息的腹黑深情。

自从听白风夕说见过玉无缘后,黑丰息的心,就开始乱了。

因为白风夕那天是这样笑盈盈对黑丰息说的:

黑狐狸,原来这世上还有那样的男子呀,跟你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你算计天下人,可是他……他却是为天下人而谋算。

黑丰息审视着白风夕,他伸手指向她的额间,指尖落在她眉心的月饰上,问她:

你——,你难道对他——

底下的话却不说了,但意思已经很明显,黑丰息的眼睛紧紧盯着白风夕,神思恍惚,眼中有片阴霾闪过,一如当初看到她的嘴唇被燕瀛洲咬破时一样。

但黑丰息很快隐藏起自己的情绪,谁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一如谁也不知,第二天的黑丰息曾见过玉无缘,并在玉无缘的耳边说了这样一句话:

天人玉家何以未能天人永寿?

一语惊醒梦中人,正是这一句话,使玉无缘震惊,悲哀,甚至还有一丝丝的愤怒,他竟不知道黑丰息居然对自己了如指掌,因为黑丰息的提醒,使玉无缘醒悟了自己的身世,他是天人玉家,他的寿命只能活到三十岁,这也是接下来他和白风夕的约会中,玉无缘拒绝白风夕的真正原因。

而这,就是黑丰息要的结果。

黑丰息喜欢白风夕,他喜欢她其实很久了,他救她帮她护她,只是他甚少去梳理自己的情感,直到白风夕身边出现一个燕瀛洲又出现一个玉无缘,他才知道自己内心的嫉妒和慌张。幽州纯然公主倾心于他,他本来可以娶了纯然,就得到了半个幽州,这也是他一统天下的必经之路,可是黑丰息放弃了,他放弃了,只因为:她不是她,不是她!

可是偏偏那个像风一样恣情任性的女子,她扰乱了他的心,她却无知无觉,没心没肺,在黑丰息回来告诉她不会娶纯然公主时,白风夕却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一时忘形就嘲笑起黑丰息:

哈哈哈哈……黑狐狸,难不成幽王还是不中意你这个江湖百姓当女婿,而是中意那个拥有二十万铁骑的冀州世子皇朝,所以你就垂头丧气地回来了?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原来这世上也还是有你办不成的事呀,精心算计一场,到头还是空呀!

白风夕以为,黑丰息之所以恼怒,是因为没有娶到纯然公主。可只有黑丰息自己知道,他是恨白风夕对自己的无情无义,又恨自己的情不能禁,一片深情竟无人能懂,所以连他自己也不由得只能对着笼中的鹦鹉,轻声叹到:

真不值得,你说是不是?真是不值啊!

白风夕的不爱。

其实早在白风夕去天支山见玉无缘之前,皇朝是找到了白风夕,向她表白的,并向她承诺帝后之位。

但白风夕不以为意,微微一笑说:

别人的誓言我都觉得是空话,但你皇朝的誓言我信。只是……我不稀罕后位,我此生只要一个男人,而我的男人的身心亦只能我一人拥有。

这就是白风夕,她不要江山珠宝,她只要一个男人陪她快意江湖,想做什么事就做什么事,没有利益计谋,一切出自本心。

偏偏她身边的男人,皇朝,黑丰息,一个个雄韬武略,要争霸天下,要珠宝,要江山,要女人。特别黑丰息,他的深沉,无人能及,他收留凤栖梧,帮助韩家查案,求娶纯然,所有一切,都是有他利益所图的。

这也是一开始白风夕迟迟不肯交心给黑丰息的原因。

直到白风夕为了青州而与雍州缔结盟义,黑丰息提出要结为夫妻时,白风夕也只是为家国情谊,而不是因为自己爱上了黑丰息,就算她到了雍州,看到黑丰息为她铺下的十里红妆,为她而种八年的兰因璧月,她也只是不解,她同样不相信,黑丰息会爱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