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部队转业新政策(2021年当兵转业政策)

剑平 三剑客

题图 /大唐

文/剑平

放下才能重新开始。

周末,战友安排了一个小聚会。

席间认识了几个新朋友。

一介绍,都是近几年从部队回来的。

有军官,也有士兵。

都当过兵,也就有共同话题。

谈笑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我们几个都40岁左右的年纪。

回来的时候,军官都在副营和副团之间。

士兵,几乎都是四级军士长

后来仔细一想,这并不奇怪。

因为那些年在基层部队,军官一般干到正营时,副团是一道坎儿,而调了副团,晋升正团又是艰难一步。

如果在团级单位,很多人则卡在了副营晋正营上。

对于士兵来说,一旦成为军士,则需要过五关斩六将,在残酷的竞争中一路突围。

而最为艰难的就是晋升高级这一关。

毕竟,能成功跨过去的,十不足一。

这是一个现象。

第二个是:在我们这一群人之中,大家的日子过得都还不错。

说起当时的选择来,没有一个后悔的。

有两个战友当时符合自主条件,但最终权衡再三,选择了转业到一个五线城市。

说到这里,他们中也有一些遗憾。

那就是,按当时的政策,军官转业全部都是安排到市级(地级市)部门的。

但有人当时或许考虑到照顾家庭或家里在当地有一定资源等,选择了自愿到县里安置。

当时,市里的年终奖是5万元,县里只有2万。

几年时间一过,发现不仅年终奖少一大笔,发展还受限。

在县里想要到一个副科级的实职都很困难(乡镇副职除外)。

在公务员职级并行改革后,只有慢慢熬年头。

而安排到市级部门的,几乎都在局里当科长了,干得顺风顺水,如果正常走,解决副处实职,问题并不太大……

这样一来,差距一下子就拉大了。

同样的级别,同样是转业,到县里的可能连解决一个副科实职都困难,到市里的却有机会解决副处实职……

而且,如果县里要想调到市里去,一般要参加遴选考试。

难度可想而知。

这里,也给那些即将面临退役的战友提一个醒:那就是,一定要坚持一个原则,能到大城市的,一定留在大城市,能到大机关的,一定选大机关。

毕竟,庙大和尚大。

抛开进步空间不说,在各级财政相对紧张的当下,干同样的活儿,大城市、大机关发的目标绩效都要多些,至少不会拖到下一年。

网上,有一句话叫宇宙的尽头是编制。

回过头来看看,无论当年有多么的豪言壮语,志得意满,选择复员的战友大都过得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或许,他们曾经辉煌过,但是却总是难免经历大起大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选择只有一次。

错过了就错过了。

无法重来。

也没有办法复盘。

当时代的尘埃落到一个人的头上,就是一座山。

其实,对于退役军人的来说,命运更多系于国家的政策。

同事曾讲起一个故事:上世纪90年代,西藏一个武警支队的政治处主任转业回到县里。

一名副团职干部,安排到了一个部门做股长。

他却没有任何的怨言。

战友们听说后,为他打抱不平。

都劝他找组织“汇报”一下。

毕竟在部队也是一个有“通信员”的领导干部,回来后这么“窝囊”,“给咱转业军人丢了人”。

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在西藏奉献了20多年的老兵始终没有说什么。

后来,一位上级领导知道了此事,在其“关心”下,按照对应级别对他进行了重新安置……

前几天下乡,由于单位唯一的一台公车被其他同事申请了,办公室为我们租了一台车。

没多一会儿,租车公司的师傅就打来了电话,同我约好出发时间和地点。

上车后,我发现这个师傅与其他师傅不太一样。

一是一身打扮很整洁,理着寸头,脸刮得很干净。

再就是车里的卫生搞得很好,空气很清新……

后来,在攀谈中得知,师傅是一个老兵,还是个中校营长。

前几年选择自主回来。

退役后,在家“耍”了两年,实在是闲得受不了,就先去开了一段时间的网约车,后来,进入了这家租车公司,给公司开车。

据他说,刚回来时,手底下突然没有兵了,没有了通信员,啥事都要自己干,而且,从中校军官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中年大叔”,别人对自己说话也不再客客气气,起初也有些不太习惯,但时间一久,也就适应了。

在找工作的问题上,也是这样。

刚开始,他总觉得自己要找一个体面一点的,不然,没有办法彰显地位。

但找了一段时间,由于年龄偏大,又没有太多的专业知识储备,一直都不理想。

也有不错的,但考核又太严,压力又太大……

他不想那么拼。

于是,最终选择了开网约车和进入汽车租赁公司,一个月不图挣多少钱,就图有个事情做着。

谈起现在的自己,老兵乐在其中,每天下下乡,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他说,对于军官来说,无论是转业还是自主、逐月,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忘记自己在部队是个“官”儿。

只有这样才能轻装上阵,快乐生活。

老兵说,他遇到好多自主回来的军官,有的在做仓库保管员,有的在开网约车,还有的在小区里当保安,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事情。

很多人,其实没有想着一定要挣大钱,做大事。

脱下军装了,一把年纪,只是图个乐,有个事情做就够了。

在古代,军人退役叫解甲归田。

从字面上理解,就是回家种地,当农民。

无论军官还是士兵,脱下军装了,就变成了农民。

当然,也并不是都变成农民。

一些级别高的军官回乡后,并不需要自己亲自干农活养活自己。

但大多数仍然要自己种地,真正实现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现在,随着政策的调整和制度的完善,我们的军官也向真正的解甲归田迈出了一大步。

而这一步,其实迈得并不容易。

因为,需要充分的保障,才能确保那些为国家奉献了青春和热血的人,在后半生衣食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