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转载是什么意思(非开放转载是什么意思)

1946年6月,早就预谋着要发起内战的蒋介石,悍然撕毁了此前国共两党签订的《停战协议》,调转充满杀机的枪口向解放区发起进攻,将刚刚脱离战争的中国人民,再次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为了打破国民党的阴谋,聂荣臻与贺龙率领解放军展开反击,于同年7月围攻大同。大同形势急转直下,面对危机,蒋介石为了解救大同,想出了一招“围魏救赵”之计,命傅作义率兵进攻内蒙古重镇集宁。傅作义此战虽然付出惨重代价,取得了一场惨胜,但对于国民党而言,此胜已极为难得,令傅作义十分兴奋。

为了扩大战果,傅作义打算将此次惨胜为基础,形成一封写给毛泽东的公开信,借机嘲讽,以达到“长自己的志气,灭共党的威风”之目的。9月20日,这封公开信成文以后,被傅作义高调的首发在他的机关报《奋斗日报》上。

南京方面闻讯后,也不甘落后,将全文转载到《南京日报》之上,希望借此扩大宣传。

“傅长官作义致毛泽东先生,希接受教训,放下武器,参加政府,促进宪政……”

这封公开信的目的性很强,措辞十分犀利,其中嘲讽意味十足,态度极其强硬。该公开信一经见报,立刻引起了轰动,傅作义对此效果十分满意,以为此举足可“长自己的志气,灭共党的威风”。

但毛泽东见到这封信后,所作出的举动却让傅作义大为意外。因为,毛泽东不仅没有因此信的内容而生气,反而主动提出要求,让《解放日报》将这封带有极强攻击性的公开信,全文转载。毛泽东为何会有如此举动?他曾自己说出过转载的原因,“奇文共欣赏!”

可见,这封傅作义自以为可以灭毛泽东威风的公开信,并没能让毛泽东动怒,反而是采取一种从文学角度欣赏文章的方式,让解放区更多的人看到这封公开信。

等到北平和平解放以后,傅作义亲自到西柏坡面见毛泽东时,这封公开信的作者阎又文随行。毛泽东见到他,依然没有表露出半分怒意,反而笑着对阎又文赞叹道:“阎又文,你的文章写得很好啊!”

阎又文是傅作义身边的政治秘书,更是国民党的少将,他所写的那封公开信,言语之间对我党多有冒犯,毛泽东为何不痛恨他,反而要求《解放日报》全文转载,并在数年后见面时又当面赞叹呢?这件事就要从阎又文这个人说起,而且,周恩来与朱德,也都就此事发表过看法,同样是充满了赞誉。

丹心未改的隐蔽战士

阎又文,山西荣河县人,1914年出生。阎又文在山西大学法学院就读时,正值日本侵略者大举侵入华北。素有爱国之心的阎又文,在学生时代就产生了抗日救国的念头。毕业后,阎又文立即奔赴延安,在那里报名参加了情报侦察干部训练班,成为第二期学员。

学成后,阎又文被安排进国民党西北军马鸿逵部队任职。阎又文在马鸿逵部虽然达成了从军的愿望,却难以施展抗日救国的志向,只能静待抗日的机会出现。

1938年初,周北峰奉傅作义之命,前往晋见毛泽东,商谈政治机构建立的工作事宜。徐冰认为这是一次脱离晋军,从事抗日工作的好机会,便向阎又文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阎又文等待抗日救国的机会很久了,听闻徐冰的建议后,深以为然,便利用自己与傅作义是同乡的身份,抓住了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成为了晋军的一员。

9月,在潘纪文的介绍下,阎又文秘密加入共产党,傅作义对此完全不知情。

阎又文是才华横溢之人,尤其是文笔出众,很快就脱颖而出,得到了傅作义的赏识和信任。傅作义提拔阎又文为自己的秘书,协助自己处理各项军政工作。抗战期间,阎又文常伴傅作义左右,两人一起投身抗战,给予日寇沉重打击。

光复五原、奇袭包头、绥西会战的胜利,都有阎又文的身影。而且,阎又文经常随傅作义到一线的指挥部参与指挥作战,曾在一次敌袭中负伤,一枚日寇的弹片留在了他的身体之中。

正是在此期间,阎又文与傅作义之间的亲密关系更加稳固。尽管傅作义身边的秘书不止阎又文一人,但最懂傅作义的人,非阎又文莫属。傅作义每次下达命令,阎又文总能充分理解他的意图,将他的想法完整且准确地传递出来。

“又文不仅和我的思想相通,就连语言也和我一样,他写出来的东西就是我想要说的话。”

这是傅作义与人聊天时,对阎又文做出的评价,足可见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了。

而且,阎又文对局势的把控能力也很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替傅作义分忧,两人之间的配合,经过抗战期间的磨合,已经达到“知己”的程度。也正因为如此,在国民党的内部,阎又文被称为是“傅作义的影子”,有傅作义的地方,阎又文就一定会出现。

1939年下半年,蒋介石给傅作义发了一封密电,让傅作义配合他清共。蒋介石的密令让傅作义很为难,因为他身边的共产党员,都是他当初给毛泽东写信,好不容易才请来帮忙的。如今抗日未成,蒋介石不但不将枪口对准日本侵略者,反而要向这些积极抗日的共产党员举起屠刀。恐怕真要这么做,会遭全国人民的唾骂,傅作义也不愿意。

拒绝了蒋介石的密令后,傅作义急忙将身边的共产党员送走。傅作义何以宁愿违抗蒋介石的命令,也要保护共产党员呢?这其中自然有阎又文的功劳。

有人会说,阎又文早就秘密入党,是我党潜伏在傅作义身边的红色特工,自然会暗中保护共产党员了。其实不然,阎又文虽然秘密入党不假,但他当时却并不能称为红色特工,因为阎又文当时处于“脱党”状态,时间长达七年之久。

一直到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党组织才再次派人前往傅作义部队寻找阎又文,试图与他取得联系。但这次寻找并未成功,因为阎又文脱党时间已经长达七年之久,他如今身在何处,是否仍在傅作义部队任职,他是否已经变节,这些事情都无法确定,只能靠侧面调查寻找他的踪迹,这件事急不得。

1946年春节,王玉化装成商人抵达包头,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前来,临近春节之际,他想再碰碰运气。王玉在一个饭馆里用餐时,遇到一位国民党军官,两人在闲聊之际,王玉有意无意地提到了阎又文。从这个国民党军官的口中得知,阎又文不仅仍在傅作义的部队里任职,而且已经成为傅作义身边最受信任的秘书。

秘书这个职务具有特殊性,他们常伴高官左右,对许多机密要事都要了解。阎又文作为傅作义的秘书,自然会掌握许多极具价值的情报。如果阎又文能够为我党提供信息,未来一旦发生内战,必然会成为一大助力。当然,前提是阎又文在脱党的数年间,没有改变自己的志向。

为了调查清楚阎又文的态度,王玉多次试探后,确定了阎又文的心并未改变。王玉将情况上报后,得到党组织的肯定答复。王玉与阎又文正面接触了一次,开门见山地讲出了让阎又文回归的想法。阎又文闻言,被党组织对自己的信任深深感动,立即表示愿意回归。

深受重视的红色特工

陕甘宁边区保安处对阎又文极其重视,为了保证他的安全,特意安排王玉做他的唯一联络人。并对王玉再三嘱咐,除了让阎又文关注傅作义与蒋介石的关系外,暂时不要外传任何情报。

不久后,阎又文这条线又被转到中共中央社会部,王玉上面的领导仅有罗青长、李克农。从这个关系线来看,阎又文到李克农之间,也仅有王玉一人负责联络而已。可见,党组织当时对阎又文的重视程度极深。

此后,阎又文密切关注傅作义与蒋介石的关系,并将师长以上将领的情况全都通过王玉汇报给组织。

蒋介石在发动全面内战之前,事先曾为了改善与傅作义的关系做出过妥协,阎又文敏锐地从他们二人之间关系的改善中,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认为傅作义与蒋介石的关系改善后,蒋介石很可能会再次对我党动手偷袭。尤其是傅作义部队,很可能在近期会对绥东解放区发起进攻。

王玉得知阎又文的推断后,意识到这个情报极其重要,必须立即将情况上报才行。但由于延安的距离较远,如果阎又文的推断属实,消息可能尚未传递到延安,事情就已经发生了。

由于事情紧急,王玉决定先将这个消息就近汇报给绥东部队。遗憾的是,阎又文所推断出来的消息,并未得到重视。看到王玉送来的消息后,绥东部队的某位负责人认为,这种推断是对“傅作义军事力量的高估”。

1946年6月,傅作义部队果然对绥东解放区,双方均造成了惨重的损失。如果绥东部队得到消息后,能够对此加以重视,提前作出合理的准备,减少损失是必然的结果。不过,阎又文此后提供的消息全都受到了重视,为我华北野战军减轻了不少损失。对此,罗青长是这样评价的:

“阎又文的情报对我华北野战军免受更大损失起了重要作用。”

王玉将此事汇报给李克农后,李克农对阎又文的评价也极高:

“我们情报工作主要是为武装斗争服务的,有时一份情报可胜过千军万马。”

李克农在事后总结华北战场的初期失利时,直言不讳地提到,造成这样的损失,就是因为当时对情报不够重视。由此可见,阎又文在抗战胜利后,潜伏在傅作义身边,为解放军取得胜利提供了重要的情报支持。

傅作义在战后,公开发表了带有浓重的嘲讽意味的公开信,却被毛泽东全文转载到《解放日报》上,并颇具深意地说了句“奇文共欣赏!”

其实,傅作义命阎又文执笔写下此文时,阎又文觉得非常为难,让一个潜伏的共产党员去写一封嘲讽毛泽东的公开信,这样的做法显然并不妥当。但阎又文如果不执行命令,就必然会因此暴露,靠多年潜伏所达到的地位也必将毁于一旦,对未来的情报工作极为不利。

阎又文思来想去,还是决定通过王玉将自己的想法转达给了周恩来,阎又文想听听他的建议。周恩来得知此事后,认为阎又文该写此文,但要守住底线,并作出了明确指示:

“这封信发表以后,要使傅作义和他的官兵们兴高采烈、得意忘形,瓦解他们的斗志;要使我们的指战员看后,激发起对敌人的无比仇恨,在战场上恨不得把敌人一口吃掉。”

周恩来的指示非常高明,既能确保阎又文可以施展自己擅长的尖锐笔锋,确保身份不暴露的同时,又有将计就计的味道,以此信来麻痹傅作义及其官兵,用这封信瓦解他们的战斗意志,又能激发我军战士的斗志,可谓一举三得之计,令人不禁拍案叫绝。

阎又文所写的公开信发表后,由于措辞激烈尖锐,得到傅作义的认可,使阎又文的红色特工身份更加隐蔽。另一方面,朱德看到这封公开信以后,立即意识到了这封公开信内容的积极作用。他感慨道:“请将不如激将。”并下令将电文下发给华北解放区连以上干部,以此激励全军将士的战斗意志。

此后,解放军一扫之前的颓势,战胜了被言语麻痹的傅作义部队,与这封阎又文的信激发了我军的斗志不无关系。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毛泽东见到阎又文时,称赞他文章写得好的真正原因。只不过阎又文当时的身份并未暴露,傅作义并未明白毛泽东话语里的深层含义,只以为是一句玩笑话。

阎又文在整个解放战争期间,一直潜伏在傅作义身边,为解放军提供了大量重要的情报,并时刻监视着傅作义与蒋介石之间的关系。为了北平和平解放,也做出了不少的贡献,并跟随傅作义一起“起义”。

不贪功的隐蔽功臣

最令人啧啧称奇的是,在新中国成立后,阎又文仍然没有暴露身份,除了王玉和几名高级领导清楚他的身份外,就连家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1962年,年仅48岁的阎又文逝世,在弥留之际,仅来得及对守在床边的妻子,说了一句“有事找组织”,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由于阎又文身份的特殊性,他的身份在逝世后仍然未能公开,以至于在他的碑文之中,对他在新中国成立前的经历部分语焉不详。只以一句“过去曾为革命做过许多工作”一带而过,给家人留下了许多的谜团。

时间来到1993年,一次公安系统老干部的聚会上,出现了一个转机。当时参加聚会的都是一些老干部,大家见面后,主要以怀旧为主要话题。原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刘光人在此次聚会上,遇见了原来的老同事王玉。

刘光人曾经在北平做地下工作的时候,经常与阎又文有接触,但刘光人并不知道阎又文的真实身份。新中国成立后,阎又文的二女儿阎绥兰与刘光人分到同一个单位工作,阎绥兰正好是刘光人的下属。因此,刘光人对阎又文家里的情况十分了解,知道这些年家里的人处境不太乐观,因为阎又文在建国前的历史谁都不清楚,他子女的发展受到了不小的阻碍。

见到王玉后,刘光人就提起了阎又文家里的情况,他不知道的是,王玉正是当年阎又文从事地下工作时的唯一联络人。王玉从刘光人口中得知阎又文家人的情况后,发出了一声长叹,“已经40多年了,阎又文应该可以解密了。”

此前,刘光人对阎又文的身份就有所猜测,此刻在王玉的口中得到证实,非常高兴。刘光人先是带着阎又文的家人去见了王玉,又带着他们去见了原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罗青长对阎又文的评价极高,称之为隐蔽战线的典范。

有了王玉和罗青长的证明,阎又文的身份自然得到认可,他曾经在隐蔽战线取得的巨大功劳,也就随之浮现到所有人的眼前了。为了解决阎又文子女在各自单位因为父亲身份而遇到的问题,农业部向他们所在的单位专门发了公函,证明了阎又文在隐蔽战线作出的突出贡献。

阎又文的子女们遇到的问题随之得到解决,但阎又文的身份,只有他们所在的单位才知道,外界却仍然不清楚。

时间来到1997年,在一部名为《第二条战线》的电视剧当中,阎又文成了电视剧中的反派人物。罗青长得知此事后,立即写了一篇名为《丹心一片照后人》的文章,于997年7月10日发表在《北京日报》上。

罗青长在文章中,明确地写明了,阎又文同志是他的战友,是隐蔽战线的战士,他把一切都奉献给了党。在文章之末,罗青长为了抒发自己对阎又文的敬重,他特意引用了毛泽东所创作的《咏梅》中的诗句,来赞扬这位无私奉献的隐蔽功臣。

“俏也不争春, 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阎又文,一位充满传奇的红色特工,从始至终,从未因为功劳被埋没而说出一句怨言。甘愿奉献自己的一生,成为一名潜伏至死的特工。

有了罗青长的公开证明,阎又文长达30多年的隐蔽身份,才为世人所熟知。阎又文虽然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但他的精神却永远长存。正是因为有无数个像阎又文这样的人,在隐蔽战线奋战一生,才换来了新中国的成立,才有了我们今天的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