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皮弹弓打不准(扁皮木弹弓)

#抗日战争#?#民国那些事#?#历史冷故事#?

七星子手枪系列文章之四

前文我们说到,靠着在莫辛纳甘步枪时期积攒的好口碑,纳甘兄弟公司提前打通了关节,把自己新设计的七发转轮手枪送到了俄国贵人面前,并取得了他们的青睐。

所以在竞标还没开始的时候,人家在关键位置就有了自己人。所以这个所谓的公开竞聘,其实就是个萝卜招聘,那些条件压根就是给纳甘新转轮准备的。


一、传统转轮手枪的侧漏缺陷

不过呢,这纳甘小鲜肉也确实有其独特之处,绝非仅仅是靠拉关系、走后门才赢得公主芳心的。当年的虚竹先生是家大业大的灵鹫宫主,而且还身怀浑厚内力和无双绝技,这才够上了基本的准入条件。而这个纳甘转轮,其实也是转轮手枪家族中一朵划时代的奇葩。他的最大绝活,就是采用了自闭气结构,彻底解决了转轮固有的侧漏问题!

这以前的转轮手枪,在装弹的转轮和枪管之间都有很大的空隙,这样在发射的时候,火药燃气会从这些缝隙处侧漏,不仅造成了能量损失,影响了威力和射程,而且这侧漏的燃气也具有一定的杀伤力,对射手比较危险。

另外这样一来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侧漏的燃气排出的时候,这爆音也很大,导致所有转轮手枪都无法安装消音器——你仅仅在枪口部分消音那是根本就没用的,这枪体侧漏的声音已经足够大了。

所以这燃气侧漏和无法安装消音器两大问题,是当年所有转轮手枪的通病。


二、不侧漏的绝活

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纳甘兄弟发挥了奇思妙想,他们在自家的纳甘M1878型转轮手枪基础上进行了改进,创造出了独树一帜的前移式弹巢——该枪的转轮前端加工有凹槽,而枪管后部则略有凸出,当扣动扳机驱动弹巢转动时,弹巢会随之向前移动,使凸出的枪管紧密嵌入弹巢凹槽,直接保证了气密性。

而凭着这“不侧漏”的这一绝招,这纳甘小鲜肉避免了能量泄露,提高了火药燃气的利用效率,使其威力和射程都胜过一般的转轮手枪。而且因为没有了“侧漏”时产生的爆音,纳甘新转轮也可以加装消音器,这也成了他全世界独一份儿的绝招。

别的不说,那些沙俄秘密警察啊什么的看到这一优点,那自然是喜不自胜——这可是执行暗杀和秘密清除的神器啊。

而后来到了苏联时期,这一手又成了“契卡”和内务部的最爱。那时候身穿长身风衣、头戴鸭舌帽、手持加装消音器纳甘转轮的特务,几乎就是死神的标准形象了。


三、加长的子弹

而除了不侧漏,这纳甘小鲜肉还内力浑厚,采用了特殊加长的子弹。这普通的手枪子弹,长度都非常有限。那时候多数撸子手枪用的是7.65*17勃朗宁弹,大红九用的是9*19派弹,就连盒子炮也不过是用7.63*25毛瑟弹。

而纳甘M1895型手枪“七星子手枪”发射的是7.62×38R毫米纳甘手枪弹!这枪弹长度,是普通撸子的两倍,盒子炮的子弹的一倍半。

这真男人自然都是喜欢长的,只要是有了长度,那可以发挥的余地就大了去了——最大的优势就是装药自然就多了,38的长度能容纳17勃朗宁弹两倍的火药,其装药量已经超过7.63*33卡宾枪弹,仅从弹头直径和弹壳长度来说,纳甘转轮已经超过了M1卡宾枪,实质上是一支发射卡宾枪子弹的转轮手枪。

而这也是纳甘转轮手枪敢于兼容黑火药子弹的底气——人家有足够的长度,用黑火药也不止能打死老鼠,而是至少也能打倒兔子。而用上新式的无烟火药的话,就凭着超过卡宾枪子弹的长度,那是妥妥的打死一匹马。

当然了,人家这关键位置有人,在射击测试的时候,这“打死马”的要求自然可以灵活测试——用网友的话说就是,这要是回扣到位,就让你冲着矮马的心脏打,而要是有意刁难你,就让你去打一匹奔驰的夏尔马。是否让你通过,还不是考官说了算?

但是实际上,你这就把人家纳甘小鲜肉看得小了。人家是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岂会玩儿这种作弊手段?人家是实实在在有真本事,在内力深厚之外,还另有自己的独门绝技。


四、特殊的埋头弹

除了弹壳长装药量大,击发前移绝不侧漏之外,这纳甘转轮手枪还是埋头弹的先驱,采用的是特殊的埋头子弹。这种子弹弹壳很长,弹头埋在弹壳内,装弹后这子弹比装弹的转轮都长出一截,甚至在装入弹巢后会凸出一点。

这样在发射的时候,装弹转轮前移,这多出来的弹壳前端就会伸入枪管尾部。在枪弹击发之后,火药燃气压力让弹壳前端膨胀,弹壳就会贴紧枪管内壁,形成了一截新的枪管,燃气一路到枪管畅通无阻,从而进一步防止了燃气外泄,更增加了威力!这时候的纳甘七星子,可不仅仅能打死一匹马,甚至还能打穿钢板!

我们前面提到的张永言老英雄,在下乡宣传群众抗日的时候,就曾经拿着“七星子”手枪的威力说事儿。那时候每到一个村庄,他就掏出自己的手枪,一边让群众看一边说:“瞧,它叫‘七星子’,别说日本鬼子的脑瓜子,就是一寸厚的铁板也能打得透。我有14粒子弹,一颗子弹要消灭一个敌人。只要咱们齐心协力,小日本是不愁打不败的。”

这M1895七星子纳甘转轮手枪,确实是一种威力大火力猛的独特武器。在苏联卫国战争和中国的抗日战争中,都曾经发挥过不小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