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惟有中华新浪博客(汉唐智库文章)

商是位于夏东部的一个部落。关于商人的由来,《诗经.商颂.玄鸟》中说“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相传帝喾(读作kù,皇帝的曾孙)的次妃为简狄有一次与小姐妹三人一起到河里洗澡,一只燕子飞来,产下一蛋,三人争抢之中简狄误把鸟蛋吞下,回去就怀了孕,生下的孩子就是商的始祖契(xiè)。

说到这里,有必要理一下上古帝王之间的关系,黄帝之孙是颛顼,颛顼之侄是喾,尧和契以及后来周朝的始祖后稷都是喾的儿子,舜是颛顼的六世孙,后来又当了尧的女婿。靠着娶媳妇,舜不仅职位跃升,辈分也实现了跨越。至于禹,有的说是跟尧一辈的,也有的说跟舜是一辈的。估计也都是后世牵强附会的,不过他们源出同族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靠着血缘关系,契在尧、舜、禹时期都出任重要职位,并因帮助禹治水有功而被封于商邑(今商丘)。

上古帝王图谱

禹建立夏朝时,史料并没有记载契有何表现,后来的后羿夺权和少康复国时也不见商人的踪影。估计是一直在闷声发大财。直到夏朝末年,商人才再次出现在历史舞台上,此时商人的领袖是成汤,也就是商汤。经过长期的发展,商已经成为了东方一股重要的势力,被夏朝委任为方伯。方伯就是这一片的老大,类似于后来的西伯侯姬昌,可以代行夏王讨伐不听话的小国。

伯名义上是夏王的臣属,实际上和春秋争霸的霸是一个意思。伯不是夏王觉得诸侯能力强又可靠才委任的,而是诸侯的能力已经膨胀到让夏王不得不予以承认。这是一种极为脆弱的权力体系,只有在夏朝强大,且夏王政治手腕高明的时候才有用。一旦夏朝衰落,没有足够的军事实力去镇压反叛,夏王又无法运用政治手段联合其他诸侯牵制反叛者,这个体系也就崩塌了。

商汤在位时,夏朝已经气数殆尽,夏桀又是一位残暴无能的君主,能牵制商汤野心的也只有其他诸侯了。商汤要想得天下,首先要扫清的就是这些诸侯障碍。葛国位于商的西北方向,是商汤伐夏的桥头堡,商汤以葛伯不祭祀神明为由将其讨平。

商汤像

攻灭葛国这件事在当时可大可小。往小了说,诸侯之间相互攻伐而夏王不能制的情况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商汤本就是方伯,有讨伐诸侯的权力。往大了说,葛国是伯益后人的封国,葛伯也是夏王委任的方伯,随便找个理由就私自讨伐,就属于僭越了。

面对东方的诸侯相攻,夏桀鞭长莫及,但又不能任由商汤发展下去。思来想去,夏桀决定假意召商汤前来,先关起来再说。商汤明知是计,但不去就是授人口实,夏桀就有借口召集诸侯共同伐商。此时夏与商还没有完全撕破脸皮,去了还能有转机。而且商的实力雄厚,去了夏桀也不敢对他贸然动手。事情的发展果如商汤所料,面对毕恭毕敬前来的商汤,夏桀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处置,只是将他囚禁于夏台。

商汤属下伊尹仲虺给夏桀送去了大量珍宝美女,夏桀本就贪财好色,对商人的进献十分满意。又担心长期关押商汤,商人会借故生变,就把汤给放了。五百年后,同样的事发生在商纣王周文王身上,只不过那时商的角色来了个一百八十度逆转,这都是后话了。

商汤回到封国后,在伊尹、仲虺的辅佐下暗中积蓄力量,联络诸侯。待准备完毕,商汤一举扫除韦国、顾国、昆吾国三个夏朝羽翼,解除了后顾之忧,随后兵锋直指夏桀。公元前1600年,两军在鸣条摆开阵势。战前誓师大会上汤发表了伐夏檄文,也是战前动员令《汤誓》。《汤誓》主旨就两个意思:其一、夏桀无道,生灵涂炭,不是我要造反,是上天要灭夏,自己是受命于天;其二、若大家辅助我奉行天命,讨灭夏朝,我重重有赏,并强调自己说话算话。如果你们不肯跟随,我定要诛杀你们。随后两军开打,商军大胜,夏朝灭亡。

夏、商形势图

商汤灭夏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通过武力改朝换代,具有开创意义,因而被后世史家称为“商汤革命”,并与后来的武王伐纣合称为“汤武革命”。在商汤之前,尧、舜、禹的继位方式皆是依靠血缘关系进入权力中枢,而后通过个人努力以及家族势力成为继承者。权力交接方式类似于功劳卓著的副总统接替老总统,大家基本上都会认可,交接过程也相对温和。后来的夏启子承父业虽违背了部落选举的祖制,但禹培养儿子多年,除了特殊的血缘关系,夏启与名义上的副总统伯益并无二致。可以说夏朝的建立就是用部落选举制的旧瓶装的新酒。

商汤虽也是黄帝一脉的后人,但历经百年早已没落。是靠着商人自己的累世经营才获得方伯之位。并且商汤从未在中央任职,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地方总督。因而商汤要想获得天下走不了尧、舜、禹以及启的老路,相对温和的权力道路根本行不通,只剩下武力夺取了。武力夺权,是革命的标志之一。但商汤以武力改朝换代就能称得上是革命吗?

关于革命,现在通用的解释是被压迫阶级用暴力夺取政权,摧毁旧的腐朽的社会制度,建立新的进步的社会制度。单从词义上讲,很难说商汤伐夏是否具有革命意义。如果放在历史中纵向比较,相比于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的陈胜吴广起义,说方伯出身的商汤在搞革命也确实有点跑偏了。但如果换一种方法,与世界上的其他地区横向比较,也许答案就很明了了。

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农民起义--陈胜吴广起义

法国是欧洲大陆上的一个重要国家,从古至今都在欧陆风云中都扮演者重要角色。法国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843年,那一年8月加洛林王朝查理曼大帝的三个孙子签订了《凡尔登条约》瓜分了法兰克王国,从中独立出来的西法兰克王国就是法国的前身。

从加洛林王朝开始,后面依次是卡佩王朝瓦卢瓦王朝波旁王朝。其中卡佩王朝的开国君主雨果?卡佩的祖上世代为巴黎公爵,雨果?卡佩的祖父罗贝尔一世和伯祖父厄德一世还被贵族推上过王位。瓦卢瓦王朝的开国君主腓力六世是卡佩王朝末代君主的堂兄。波旁王朝的开国君主亨利四世是卡佩王朝路易九世的后裔,世代为波旁公爵,且亨利四世还是瓦卢瓦王朝的女婿。三人都是因为前朝绝嗣而被贵族推举,权力交接方式都如同尧舜禹一样,要么是血缘纽带,要么是权臣夺位,几乎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没有一个圈外人通过武力推翻前朝的。

欧洲各国杂乱的世系和重复使用的名字经常搞得中国人一头乱麻

如法国王朝更替的权力交接方式在欧洲遍地都是,一直到了近代,欧洲各王室还彼此沾亲带故,一战也被戏称为是一家人的内斗。这种方式的好处是改朝换代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流血战争,坏处是阶层固化,上层的统治者永远都是世袭罔替的贵族,中下层阶级绝无跻身上层、大展宏图的机会。

阶级固化也是我们今天热议的话题,其危害大家也都清楚。大量有能力的平民被排除在权力体系之外,无能的特权阶层视国家为私产,罔顾民族大义,任意祸祸,使国家没落。就以法国为例,在七年战争中,英法两国实力相当,法国却被英国揍得鼻青脸肿,丢失了大片海外殖民地。何也?因为英国早已完成了资产阶级革命,来自中下层的资产阶级精明干练,对付一帮尸位素餐法国贵族老爷绰绰有余。然而仅过了几十年,大革命后的法国却能打遍欧洲。又何也?因为法国大革命比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更彻底,英国的君主立宪制还保留了大量贵族特权,而法国的共和政体彻底摧毁了贵族政治,民众参与国事的热情空前高涨,瞬间实力爆表。

横向比较后,我们不难得出,中国历史在近代以前领先西方不是从秦朝建立大一统帝国算起,也不是从战国变法打破贵族政治算起。而是在商汤武力推翻夏朝时,中国历史的演进就已经走在了前面。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革命的含义也是在不断丰富发展。革命一词从最早的“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出自《周易·革卦·彖传》),到后来的为国为民,抛头颅洒热血。这其中的每一次演进都是一代又一代人的贡献,商汤伐夏就是一场那个时代的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