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评论 归来(汉唐归来全部博文)

禹坐稳天下在后世人看来就是家天下时代到来了,但这只是史学家根据后续几百年的历史发展脉络总结出的一个结论而已。在当时,民众还不知道家天下为何物,世袭制也没有确立下来,脑子里还装着部落联盟大会选举领袖的权力模式。只有少数人意识到时代变了,禹心里自然是明白,小算盘也打得啪啪响,但这种事即使人尽皆知,禹也不敢轻易改换天下。一着不慎,就可能被部落联盟旧势力反扑,落得个满盘皆输。家天下是历史潮流不假,但禹最终是登顶王座还是沦为他人的垫脚石还很难说。

禹因为治水有功被推举为领袖,他的儿子有什么功劳值得被推举呢

家天下建立后必然会引起其他部落势力不服。打个比方,联合国有五常,实际上是五方势力,中、俄、美、英、法各有一群小弟。事情大家商量着来,怎么都好说。如果有一天美国突然脑子进水,宣布以后联合国就是美国的了,什么是都是美国说了算啊。其他四常肯定不认账,然后各自带着小弟单飞,只留下美国及其一众小弟孤零零的呆在联合国。联合国五常变成一常,美国的势力虽然加强,但影响范围大大缩水,还有可能被其他四方灭掉的风险。四千年前的夏朝就是这种情况,

站在历史的岔路口上,禹并没有足够的勇气直接宣布天下就是自己家的。为了长远打算,禹还要在旧有的权力框架下做一些事情装点门面,与此同时再为家天下做铺垫。首先,禹将年迈的皋陶选为继承人作为缓兵之计。皋陶是涂山氏的领袖(禹的妻子也是涂山氏的人),在舜、禹时期任士师、大理官,负责氏族政权的刑罚、监狱、法治,德高望重。立皋陶为继承人无人不服,但皋陶年事已高,除非司马懿德川家康联合附体,否则皋陶绝对走到禹前面,这就给禹留出整合权力的空间。

皋陶与尧、舜、禹并称上古四圣

皋陶被立,稳住了内部人心,利用这个空档禹一方面加紧向外征伐(伐三苗)将部落联盟的军事力量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最终把联盟军队变成自己的私军。一方面着手清除内部年富力强的潜在对手。防风氏是远古防风国 (在今浙江德清县)的创始人,又称汪芒氏。据传防风氏有三丈三尺高,在治水中立有大功。禹东巡至会稽山召集当地部落首领开会,防风氏在东部一带颇有威望,不肯听从禹的诏令。禹怒而杀防风氏,其他部落又惊又怕,皆畏服。

经过一番操作,禹基本上把部落联盟分化为三个团体:最亲近的盟友、安分守己的属下以及不易控制的外围势力。亲近的盟友自不必说,从龙入关,好处多多,这些人对禹也报以忠诚。安分守己的属下大部分原本就是实力不强,即使有机会参加领袖选举,也是一个跑龙套的角色,改朝换代对他们没什么影响。禹只要稍加安抚,同时又辅助武力恫吓,他们也就不闹事了。不易控制的外围势力包括两个部分,一个是山高皇帝远,实在是鞭长莫及。一个是原本实力雄厚,有机会争夺天下的部落。禹虽想不留后患,但一旦开始大清洗,难免会两败俱伤,让渔翁得利。禹只能处理个别刺头的,剩下的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要他们还没有明显的造反,就先留着吧。

等把天下权力稳固的差不多了,老工具人皋陶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寿终正寝。这时候禹还不敢明目张胆的立自己的儿子为继承人,而是推举东夷部落首领伯益为继承人。将伯益立为继承人,禹主要出于三个原因:其一伯益确有才能,立他能服人心;其二东夷势力大致在今天的山东地区,而以阳城为中心的华夏部落联盟在河南西北部。在上古时期这么远的距离意味着东夷与华夏部落中的其他势力并没有太大交集。伯益作为外臣入朝威望不足,难以与禹的儿子启相抗衡;其三,作为外臣,伯益又可以与其他有实力的部族相互牵制。如此安排,不仅确保了禹死后伯益无法获取足够的支持登上王位,又分化了各方势力。

上古部落大致分布

禹死之后,夏后氏的势力已急剧膨胀,禹的儿子启以私家力量就足以与天下相抗。这期间,有必要指出一点,即整个部落联盟在家天下的同时,下面各各部落也在经历着私有化。而禹作为大头领,很有可能借助这一趋势,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去支持各部族首领建立起世袭统治。这样一来,这些家天下的部族首领必然就成了禹的坚定支持者。因为这些人都是家天下的受益者,而禹是家天下的开创者与维护者,是必须效忠的对象。所以,启即位之时,支持家天下的势力已经壮大,禅让制的最后一位首领伯益根本无法与之匹敌。最终,识相的伯益退出了权力争斗,将天下拱手让出。

禹的漫长铺垫,伯益的顺势退出,再加上自己的努力与经营,启即位后总算可以稳坐龙椅了吧,还不行。听闻局势有变,诸侯多有不服,启费了好大的劲才打败反对者。但始终有一些部落不服,反反复复的搞事情。面对这样的局面,夏后氏根本无力将其全部制服。只能拉一派、打一派、控制一派。所以,夏王朝并没有完全继承部落联盟时代疆域和影响力,统治区大幅缩水。启在强化手中部分权力的同时也在失去另一部分权力。在这种情况下,当启在位的时候,夏后氏在强有力的领导下还能够将周围的部族制服,建立起绝对的影响力。但在启死后,即位的儿子太康能力有限,对国家失去了控制,丢了天下。

后羿射日

后羿是东夷有穷氏部落首领,也是神话传说中射日的英雄。在史籍中,后羿射落的不是暴烈的太阳,而是无能的太康。后羿击败太康后立太康之弟仲康为夏后氏的首领,并对其严加防范。然而,后羿对夏后氏的防范并没有使自己免遭败亡的命运,最终祸起萧墙,被自己的臣子寒浞所杀。寒浞掌权时,仲康已死,仲康之子相已逃脱掌控,逃到一个亲夏的部落。寒浞怕夏后氏卷土重来,就派人攻灭亲夏的部落,杀死了相,相已怀孕的妻子逃回了娘家部落生下了少康。后来少康长大率领夏朝遗臣恢复夏王权,开创了少康中兴。此后,一直到夏桀亡国,期间再无部落叛乱取得王权。

后羿敢造反,并且能够击败夏后氏。说明当时的人们对夏后氏天下共主的地位并不认同,政治认知依旧停留在部落联盟阶段。哪个部落强大,哪个就是老大。所以后羿攻打太康不是所谓的造反夺权,而是正儿八经的挑战。又因为这时期的王已经是一个缩水的王,对内部及邻近部落掌控很强,对其他部落却很少能施加影响。所以许多部落首领只顾加强自己在部落内的权力,对于这场政变其只是围观,谁赢了就尊谁为王。所以后羿挑战太康可以看作是一场旧有势力对新制度的反扑,其意义类似于项羽恢复分封制。夏朝第一次建立了家天下王朝,秦朝第一次建立了大一统帝国,两者都在失去了强有力的领导以后迅速崩塌,旧势力趁乱恢复旧制。然而旧势力的反扑只能是昙花一现,历史的车轮依旧滚滚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