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殡仪馆招工1600一天是真的吗(深圳殡仪馆招工1600一天真的假的)

《停尸房哄鬼睡觉》

换了个新工作,殡仪馆夜班,一晚1400。

我一边值班一边感慨,「这个工资,晚上不哄睡几个诈尸的,拿着都不安心。」

下一秒一道懒洋洋的男声在耳边响起,

「是吗?那你哄哄我吧」

1.

「多少钱?!」

我声音都变了调。

对面的白衬衣中年胖子笑容可掬,像尊弥勒佛

「白班一天700,夜班一天1400。」

「目前只招夜班。」

我的手都在抖,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从凳子上弹起来,

「1400?!」

胖子明显有点慌,他跟着弹起来,额头也沁出薄汗,

「鉴于你条件跟我们殡仪馆气质非常相符,2800一晚也可以!」

我的妈妈诶!你怎么把我生的气质这么「富有」的!我感谢你一辈子!

我没给他反悔的机会,掐住他的胖手,

「成交!」

当晚我就上了钟,不是,上了班。

2、

王胖子,不是,王经理把我领到一个空旷的房间。

「你的工作就是打扫这里。」

说完他就拔腿跑了,好像后面有鬼在追。

我打眼一看,这地方哪还用我打扫啊,一尘不染的,比我今早上没洗的脸还干净。

连个凳子也没有,我没办法,只能靠着正中间的冰棺曲腿坐在地上。

有钱就是好。

生前住大别野,死后还能享用单人豪华包间,难怪连我这个「看棺大总管」身价都跟着水涨船高。

在发表一通「仇富」言论后,我最后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这个工资,晚上不哄睡几个诈尸的,拿着都不安心。」

「是吗?那你哄哄我吧。」

一道懒洋洋的男声响彻整个房间,还带了点回声。

我僵着脖子转过脸。

房间里多了一个男人,不,一个少年。

他一脚曲着,踩在冰棺上,另只一脚随意地垂落。

我余光瞥见已经掀翻在地的冰棺盖,这男人——他妈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啊我靠!

「啊——」

我刚涌到嗓子眼的尖叫声被一只冰冷的手掩住,

「别叫。」

我定定看着眼前的少年,他的肤色极白,透着死气的白。

眉眼非常漂亮,是那种张扬带着傲气的漂亮。

我的眼泪突然毫无预兆地开始啪嗒啪嗒的掉。

他长眉蹙了蹙,有些烦躁的样子,

「你为什么哭?我吓到你了?」

虽然你真的吓到我了,但我哭还真不是因为你。

我一抽一抽地,含糊解释道:

「不是,我有迎风泪。这里阴风一阵一阵的。」

少年小声嘟囔了一句,

「怎么突然还染上这毛病。」

我一边哭还一边偷喵他表情,见他皱着眉满脸戾气地开口:

「不许哭了,再哭我就…」

后面的字声音太小,听不清。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鬼脾气不太好。

我立马收住泪。

「我好了。」

他挑眉,

「好了?」

「好了。」我肯定地点头。

他一跃躺回冰棺里。

「那来吧。」

我傻眼,

「来什么?」

「来哄我。」

3、

「不是你说,拿这么高工资没哄睡几个诈尸的不安心?」

「不用几个,哄我一个就够了。」

真他妈撞鬼了。

午夜十二点,我在殡仪馆停尸间哄鬼。

一直到鼻尖嗅到淡淡血味,我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在我额头上印了血。

这下我终于怒了。

他可是只鬼诶,不会给我瞎下什么咒吧!

我一边拿衣袖蹭着额上的血渍,一边怒目而视,

「你神经病啊!」

不知道这句话戳中他哪个笑点,他突然就捧着肚子大笑起来,

我深吸了口气,

「怎么哄?」

他歪着头,似乎真的在认真思考,

「讲个故事吧。」

「是不是有个什么童话,叫睡美人?」

该说不说,就算是只鬼,大男人喜欢听这个?

但迫于鬼大爷的淫威,我给他讲起了「格林童话」著名篇章之「睡美人」。

我自以为自己讲得深情并茂,谁知鬼大爷听完又皱起眉,

「为什么美人一定得是公主?王子不行吗?」

!?

这你问我?你问格林兄弟去啊!

刚好也在地下呢。

合适。

但我不敢说。

我只敢点头附和,

「王子也行。王子也行。」

鬼大爷见我这么上道,明显开心起来,

「要我说,故事应该这么讲。」

「从前有个王子,他为了救一个蠢女人不小心嗝屁了。本来呢,他是想去投胎的,但是他在地府里天天看着那个傻女人一副没他不行的样子,于是他决定不再沉睡,诈尸回来保护那个蠢女人。」

「你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讲得好不好?」

好个屁!

格林兄弟听了能掀棺材板并口吐芬芳的程度好吗?

但我看着他脸上那副等待表扬的表情,咽下了国骂,一脸正色地夸道:

「讲得好!」

鬼大爷目光扫过我抽搐的脸,随后勾起唇角,

「既然你这么有眼光,那我送你个礼物好了。」

说完他抬手咬破指尖,随后我额心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