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霆电影演鸭子(陈伟霆演过的一部影片是个鸭子)

托尔曼说,过分强烈的动机或极度的压抑状态反倒让人反复误入歧途。所以前任因为他的前任陷入中度抑郁。而我又成为他消磨动机和压抑状态的下酒菜,我因为不必要的执念反复成为前任的备胎。然后另一个人又因为我瞬间的抛弃而成为不定时骚扰我的对象。

在这个循环里,大家永远徘徊于前度。永远惦记着抛弃自己的人,这 正是歧途。

朋友问我,为什么他喜欢的人不愿意看看他,而一直惦记着前任,前任有什么好的,我又哪里不好了。我说不是前任好,而且他特别不好才记得。他问我什么意思,我说,一个人给你糖而另一个人给你一耳光,你会记得谁?给你糖的人你会记得,但是给你一耳光的人你会很难忘。人天生都是有犯贱的特质,祖先传递下来谨记危险和伤害的过程基因根深蒂固,所以我们就没有办法轻易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