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中文网编辑qq号(起点编辑邮箱2021)

第一个月的生活几乎是炼狱式的,后面的日子虽然依旧是不断的紧急状况,不断地重复地翻一个又一个的山头,但我已经不再想着要辞职了,口腔溃疡,失眠,黑眼圈,吵架式的沟通方式,逐渐成为日常。

习惯了,这种苦不堪言的日子也就撑得下去了。

那段日子我也没有钱牵网线,更加没有钱去参加什么活动,搞社交,七点半下了班之后,出厂回家,路上不过十几分钟时间。

晚上依然有大把的时间。我在那时候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写小说《豆蔻黄粱梦》。

这部小说的灵感最初来源于2009年底在宝安那家包袋厂的日子,那时候穷困潦倒,无意中在网络上看到一篇文章,是关于催眠的,还附有催眠的音频,据说能看到自己的前世。

对于这些东西,当时的我,与其说是真的相信,不如说是渴望般地相信,因为我太向往另一种可能性了。

帖子底下也有不少人分享自己所看到的东西。我把音频下载到MP3里,听了好多遍,可惜失眠太严重,越想睡着越睡不着,啥也没见到。

但倒是给了我灵感,想,如果我通过催眠回到了八年前,我的高中时代呢?

高中毕业那一年,北师大爆了冷门,而我是知道这一信息的,那么我的分数虽然刚过重点线,也就可以圆梦。

于是便在脑海中想像另一种人生。

后面几年的辗转,我脑中一直没有断过写小说的念头。

2012年的年初,我人住在白坭坑,每天转公交往返宝安北区的酒店用品上班,那段时间是我挫败感最重的时候,每当一个人走过从坑里到村口公交站的那条路时,每当我在拥挤的公交车上抓着扶手随着车子的颠簸晃荡时,脑中总是翻腾着各种点子。

这部小说的大构架已经在脑海中完成:24岁的女主角颜靖离,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十分优秀且好强,但是因为高考填报志愿时选了一个自己不喜欢也不适合自己的专业,走入社会后到处碰壁,十分穷困潦倒。

一天晚上在网上看到一个催眠音频,便下载了视听,结果却在八年前的清晨醒来,变成了十六岁的自己,由于多了八年的经历,所以她把高中时代留下的遗憾 一 一弥补,把自己一直暗恋的男生变成了初恋,也考上了心仪的大学。

大学时男友移情别恋,靖离伤心不已,开始创业,利用自己前世的职场经验做起了外贸,赚了一笔钱,却遭遇国际诈骗,被骗光了所有财产。

靖离潦倒之下带着身上仅有的几元钱住进了十元店,在困顿中睡去。

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公司宿舍里。虽然依旧一无所有,但多出的这十年经历让颜靖离明白,另外一种人生也未必有自己想像得那么好,于是整顿心情,准备重新出发.....

《豆蔻黄粱梦》的名字也是在那段时间想好的,指一场关于豆蔻年华的黄粱梦。

其实在没买笔记本之前,我曾经在废稿纸上写过另一本小说,大概写了两万多字,但因为没有完整的构思,写得十分痛苦。后面在出发旅行之前被我撕掉了,准备以后储备足够时再动手写。

《豆蔻黄粱梦》因为是自我重生题材,又涉及我内心最强烈的渴盼,天然具操作性,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把它写完。

在2013年底辞职后等待间隔年开始的那两个月里,每天都写三千字,已经写了一半。

只要现实生活让我觉得痛苦,我就会不自觉地到文字里去寻找出口,把写作当成自我疗愈的手段。

这个自救模式的形成,大概是源于高中时通过写日记来排遣压抑心情。

后来的人生中,2011年的春天,在白坭坑的网吧里,登录天涯网站开了这个自传式的树洞贴;2012年的夏天一个人坐在没有网络的民房里,在废稿纸上构造一个异想天开的世界;2013年的冬天等待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时,拥着被子在笔记奔上敲下对青春的意难平;2014年的秋天,我在楼下烧烤摊的喧闹声中,执着地完成对自己的承诺,那是还自己一个青春梦的承诺。

所有这些,都是每次遇到生活困境时,这个自救模式开启时留下的画面。

而这一次写《豆蔻黄粱梦》,并没有比以往的写作简单哪怕一点点。

每次坐到电脑前,对接下来要写什么一点概念都没有,所以愁得发怵,但是我强行给自己定下必须完成两千字的任务,不管写出来是些什么垃圾,总之只有写完才可以关机。

三个月后,我终于完成了《豆蔻黄粱梦》。在那样的强迫式写作下,质量可想而知。

我本来打算写完之后,再好好重新修整一遍的,谁知写完就懒得再改,也许是那时候水平也有限,改也改不出来。

我就在起点中文网上注册了账号,开始连载发布。

和无数的新手小说一样,第一本小说都是扑的,一直都没有什么人看。

我因为已经有完本存稿,所以不大受点击率的影响,还是忍着失落继续每天定时发稿。

稿子发到十万字左右的时候,我的QQ邮箱里收到了一封来自起点编辑的邮件,问我要不要签约。

我喜出望外,加了编辑微信详聊。

编辑说,要签约的话,必须保证作品在40万字以上,并且保持每天4000字的更新。

并且全勤也少得可怜。

我统计了下《豆蔻黄粱梦》全本字数,还不到30万,要达到签约要求,也就是要再强行扩充到40万字。

我那时每天坚持写2000字就已经困苦不堪,哪里还再憋得出2000字?

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吧,反正写作是我一生的梦想,以我目前的水平,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于是便放弃了签约。

这时候,我发现,当一个以码字为生的人,我的路实在还远得很:阅历不够丰富,以至于不能随心所欲地设计情节,急需再增长,我的表达也做不到随心所欲,码字实在辛苦过度,很显然还需要多阅读,补充养分。

我又想起曾经的打算:找一个闲适一点,不需要耗费太多心神的工作,养着自己,让自己不至于为衣食所忧,然后利用业余时间多看书,为再次动笔做准备。

富士康的工作显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是。

我决定利用业余把教师资格证考下来,再设法进学校,工资虽然不高,但胜在业余时间足够多,除了双休,每年还有三个月的还有寒暑假,刚好可以养着我去追梦。

在网上搜了搜,报了一家教资证的培训机构,花了一千八百多块钱。

领了一套教材,包括《中外教育史》《教育学原理》《教育心理学》等。

从此便开始了白天上班,晚上回家上网课的生活。

同事们知道我在备考教资证,都咂舌不已:“天哪,我们每天都那么累了,你还有精力回家停课备考啊?”

“我觉得还好啊。”我并不是故作姿态。富士康的高压工作环境提供了对比,让听网课都变成了放松身心的娱乐活动。

培训机构的服务做的很到位,除了提供网课,还包括指导外地考生如何报考。

我的档案在老家的教育局,要报考来年的笔试,必须在正式报名之前把档案调到广东省内,否则就得回老家考试。

我请了一星期的假回家调档,为此放弃了回家过年的机会。

iDPBG是新事业群,过年期间需要有人值守,所以每个部门都有春节值守名额,这时名额还没落实,我们部门人心惶惶,生怕自己被选中值守,不能回老家过年。

我本来也不想留守,但是调档这事儿不能耽误,加之十月份妈妈六十大寿时,我又已经回去过一次,勉强可一缓思乡之情,为了让老大爽快签单,便自己主动认领了一个春节值守名额。

爸妈听说我是为了报考教资证回家调档,虽然觉得不能回家过年有点遗憾,但到底是高兴的,他们是一直希望我能教书的。

而我此时,也是真的决定要安定下来了,2014年上半年漂泊的生活除了一了夙愿,安抚了不甘沉沦于庸常的心,也让我格外渴望安定,反向往凡俗生活里的柴米油盐,有烟火气和温暖人情。

何况我日后还有梦想的陪伴来对抗庸俗。与其说我想当老师,不如说我是向往老师这个工作带来的安逸感觉,适合追梦------一切都是为了梦想嘛。

在家的一星期,终于摆脱了无休无止的和客户的拉锯战,办妥了调档的事情,其他时间便是去逛逛老街,看看复读时待过的一中,看看学校周边的环境追忆一下过往,又或是回道光村和爷爷聊一聊过去的事情,和小我十岁的小堂妹远足乡野,边走边听她诉说少女的烦恼.....

家乡缓慢恬淡的生活节奏让我恢复了过来。

然而好日子总是过得飞快,一星期的假日很快就过完,到了出发回深圳的早上。

我很早就醒来了,那属于工作环境里的恐惧,压抑,抗拒一股脑儿全涌上来了,仿佛前些天它们只是躲在某个地方伺机而动,并且已经很不耐烦了,此时逮到了机会,瞬间就扑上来,七手八脚地把我攫住了。

这种怅然若失的低落情绪和多年前不情愿地去寄宿学校的心情是如此相像。

吃过早饭,妈妈和小堂妹把我送到汽车站。

妈妈送我上车时看上去很平常,有说有笑地叮咛着。

我上了车便拿出kindle看书,车子快开动时,我随意往车下一撇,突然发现小堂妹和妈妈还没走,妈妈正站在车下面看着我,我挥手朝她一笑,她却抹起眼泪来。

她这一抹眼泪,顿时把我的眼泪也招了出来。好在车子开动了,很快把她们甩在了身后,车子缓缓驶离塘渡口,车窗外淡淡阳光开始驱散浓雾,手机里的音乐刚好放到林海的《冬阳》。我用手擦了擦眼泪,暗想:此刻生活中快乐与痛苦是如此泾渭分明,这种割裂式的分野,我要竭尽全力地去弥补,这个过程,再痛我也勇不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