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七七莫问尘来自哪本小说(男主叫莫问尘女主叫苏七七)

“小徒弟!!你回来了!”

一看见两人,南宫笑兴奋的拖着长音,拽着武老小声介绍道:“武老,这才是我小徒弟,以及她那个不太行的男人。”

武老懒懒的扫向两人,他那绿豆眼顿时瞪得老大,“你说不行的那个人?是九幽王?”

开什么玩笑?他说主上不行?

“嘘嘘嘘……你小点声。”南宫笑捂着他的嘴巴,压低声音道:“行不行的你检查一下才知道啊,你说出来我小徒弟多难为情。”

“我……”武老的眼睛从来没瞪过这么大,好在他及时收敛了情绪,跟他窃窃私语道:“南宫笑,你没搞错吧?”

“怎么可能搞错!这都是我小徒弟亲身经历。”南宫笑说着还偷瞄了了两人一眼。

他们自认为已经说的很小声了,可夜南音在这边,竟能将他们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一字不差!

“音音,本王这次听清楚了,他们就是在说本王不行。”

冥绝轻轻抬手,武老和南宫笑的声音顿时就消失了,夜南音这才意识到,是冥绝用了什么方法让声音传到这边来的。

夜南音:“……”这还心虚个屁啊!

“音音,你到底亲身经历了什么?才会怀疑本王不行的?”

冥绝的声音听上去是那么的寡淡如冰,可他那双幽深的眼眸,仿佛要将她吞没似的,深不见底。

“你又没接触过女人,你怎么知道自己能行!”算了!不装了,夜南音摊牌了!

“行的话,你还怕被医者检查吗?”

说着,夜南音还大方的将冥绝拽到了南宫笑和武老身边,先发制人道:“师父,你俩别小声议论了,我们都听见了,这位就是传说中的武老神医吧?我男人就先交给你了,拿去好好检查吧。”

冥绝:“……”小丫头,绝还是你绝!

武老有点哆嗦了,这……说实话他有点不太敢查。

“那就有劳武老给本王查探一番了。”冥绝低垂着晦暗不明眸子,也不知什么心思。

夜南音没想到他会这么配合,看来是对自己的身体素质很自信。

很快,南宫笑便带着他们来到了一间别雅小院。

武老在里面给冥绝探病,夜南音则跟南宫笑在外面等着。

“小徒弟,你说九幽王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他是不是心虚啊!”南宫笑是个闲不住的人,在夜南音面前晃晃悠悠的刷存在感!

“谁知道呢!”相比之下,夜南音就很淡定了,她坚信冥绝的身体素质没问题!

抓紧检查,查完了对所有人都有个交代!

“小兔崽子,九幽王人呢?到底行不行啊!”夜欢风风火火的赶来,加入了等待的行列。

“夜欢你别着急啊,他们人还在里面呢,武老给人医治不喜欢旁人在场。”南宫笑随意的解释了一番。

夜欢没多想,像他们这些高领域的强者,多少都有点怪癖。

小厅中。

武老一脸紧张的半跪在地上,看着冥绝,“主上,您看这,还需要检查吗?”

武老要是知道是给自家老大检查这玩意,打死他都不会来!

“在这里,称本王为九幽王。”冥绝已经伸开了胳膊,那意思很明显了。

“是!九幽王。”武老的手抖得跟筛子似的,慢慢探上了冥绝的脉搏,随之兴奋道:“主上,您一点问题都没有,身强体强,完全不虚。”

武老狠狠的松了口气,他真怕给自家老大检查出什么问题来!

“不!”冥绝收回胳膊,一副大佬的坐姿,淡淡抬眸看向武老,“本王有病,需要多接触女人才可以治愈,懂?”

“懂!懂!懂!”武老嘴角抽搐的厉害,主上现在玩的都这么花了吗?

“出去知道该怎么说?”冥绝又面无表情的问他一句。

“知道,知道!”武老怎么可能不懂,主上肯定是为了外面那小丫头。

“您放心,老夫一定办的明明白白的!”

深吸了口气,武老神色凝重的走出了小厅。

一见他出来,夜欢和南宫笑急忙迎了上去。

“怎么样啊?武老,是不是没问题?”

“武老,您检查的怎么样了?九幽王是不是能行?”

怎么回事?武老这凝重的神色,就像九幽王已经病入膏肓了似的?

武老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九幽王的情况你们也都清楚,他是因为没接触过女人才会变成这样,以后啊,千万要让他和这位……”

武老看向夜南音,突然卡壳了,他并不知道夜南音的名字,“就你这位小徒弟,让她和九幽王多接触,才可治愈。”

“真不行啊!”夜欢傻了,要不是南宫笑扶住了她,她怕是要瘫在地上。

“哎哎哎……夜欢,你别激动,武老不是说了吗?只要他们多接触,没问题的。”

“你也知道九幽王那个情况,这也情有可原,你别担心,等治愈了,我再让武老走。”

南宫笑温声安抚着夜欢,他心里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还好,发现的及时,早发现,早治愈。

夜南音:“……”

这突然的场面给她整不会了。

“真出问题了?”她也走上前,问向武老,满眼的不相信。

武老凝重的老脸抖了一下,幽幽叹气道:“哎……小姑娘,你可要多对九幽王上上心,他这不仅仅是身体问题,更深的是心里问题。”

他这么一说,夜南音还真有点相信了。

“要怎么解除?除了我别人不行吗?”

武老沉思片刻道:“像这种亲近治愈手段,还是九幽王自己的女人比较好了,别的女人也不是不行,只要能与九幽王亲近。”

没错!主上是这么说的。

“原来如此,我去看看他。”

夜南音心情复杂的走进了小厅,“喂!你还好吧?”

毕竟对一个男人来说,这种隐疾挺难接受的!

“很好。”冥绝顶着那张面瘫帅脸,尽管只回应了两个字,可夜南音却听出了一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我不是故意的。”夜南音听着还有些愧疚了,“你放心,我会配合武老给你治病的。”

“不用!”冥绝站起身来,“本王不想强迫你什么,我们的婚事也就此作罢,本王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