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添加百度指数(百度指数功能)

创立于2012年的盗版网站笔趣阁十年来成为网络文学盗版的一种符号,也是该领域盗版困局的缩影。 (视觉中国/图)

“如果我要真指着网文活,现在听见‘盗版’两个字,怕是得立即起生理反应。”网络作家胡新说。他有本职工作,写网文只能算日常“玩票”。

胡新是科幻迷,仍然记得21世纪初刘慈欣在科幻圈“呼风唤雨”时,网络小说仅仅是个小圈子,但是如今已经在动漫、影视、游戏等方面多重“破圈”。“即使以刘慈欣的水平以及作品,让自己冲破次元壁,也花了比《斗罗大陆》之类多好多年的时间”。

胡新劝那些网文被盗版的朋友“和解为主”。有一天,他接一个朋友电话,对方是一名全职网文作者:“你装什么清高?说什么盗版推动了市场,那谁来推动我?你不写还能活得起,没人看我就没饭碗了。”

网络作家“跳舞”仍然记得21世纪初的情景,盗版横行的日子,差点毁了这个行业。大部分作者无法以此为生,只得去台湾那边发实体书,以赚取稿费谋生。“关注度再高,不能变现,请问对于作者又有什么用呢?……你不可能靠着关注度就填饱肚子”。

“全行业能够靠IP养活自己的作者能有几个?应该考虑的是我们的腰部作者和底部作者,”跳舞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大部分作者是靠着收费阅读的模式支撑自己职业的寿命,或者支撑自己的生活,才能作为一个体面的工作去做。”

网络文学的盗版斗争史已有二十年。圈内称为“战斗猫”的常炜做过2005年幻剑书盟的站长。据其介绍,2003年网文付费VIP制度建立后,并未严格规定不允许其他书站转载,直到第二年“独占”的要求出台后,盗版行业兴起,直至贴吧大规模转载网文时期,规模达到巅峰,“其实是有组织的盗版,但是宣传是说为了共享精神……”

常炜说,当时出现的盗版团体认为自己在为作者宣传,不仅搬运至自己的网站,还派成员占领各大贴吧,“当贴吧被打掉的时候,作者的订阅成绩提高了三分之一,(说明盗版造成了)实打实的损害”。

时至今日,如果在搜索引擎中查找一部小说,排名靠前的网页仍然是各种盗版网站。其中,最“著名”的网络文学盗版网站当属“笔趣阁”。2012年,“笔趣阁”成立,之后被依法关停。当时网站的口号是:“笔趣阁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网站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网络小说,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小说最新章节,是广大网络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网”。

十年间,“笔趣阁”从一个盗版网站成为了一种符号。最早的笔趣阁倒下后,更多的笔趣阁站了起来。在手机应用市场,至少有十几款“追书神器”自称“笔趣阁”“新笔趣阁”;而在网页端,“笔趣阁”当年的名字、网站结构、口号仍然被许多盗版网站使用。“无穷无尽,笔趣阁本身已经变成一个著名的盗版品牌了。”阅文法务Antony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笔趣阁已经成为中国网络文学盗版的缩影。

4月26日,是第22个世界知识产权日。根据易观分析2021年发布的《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白皮书》,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整体市场规模为288亿元人民币,盗版损失规模达60.28亿元。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2021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12月底,中国网络文学用户总规模达到5.02亿,占网民总数的48.6%。

(视觉中国/图)

“盗的就是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跳舞在2004年刚刚入行的时候,盗版网站势力颇大,个人根本无法去对抗一个大的产业。有时候作家甚至会在小说末尾请这些盗版的人手下留情:“哪怕你一定要盗我,能不能在这个章节发上去之后,24小时后你再盗走?一天的时间我能卖一点钱,能有活路。”回忆这个场景,跳舞至今倍感屈辱和无奈。网络作家“爱潜水的乌贼”曾经和盗版贴吧交涉,盗版方同意延迟十分钟,“十分钟,很卑微啊!”

有时候,跳舞会在小说末尾呼吁读者不要看盗版,反而进一步招致盗版者的威胁:“好,你跳舞要和我们杠是吧?”盗版方把盗版书放在论坛上,甚至附上一句“盗的就是你,你能拿我怎么样”。“我入行18年来,防盗的策略已经更新过好多代,每一代都有一代很心酸的故事。”他说。

为了防盗,作者有时候半夜上传一章错误的章节,先让盗版网站抓取错误章节,之后再去修改成正确章节。防盗效果显著,有的作者的订阅数当天便翻倍。但这种圈内常用的方法没能持久,错误章节容易伤害正版粉丝的感情,造成粉丝流失。

网络作家姞雪心尝试过更“极端”的方式防盗。她之前的一部长篇小说一共分为六部,每更新一部都会停一个月到一个半月。因此,大多数盗版网站只抓取了前三部。一般作者不会采取如此“极端”的方法,因为这样做代价极大,无法享受网站里作者全勤之类的福利。更何况,等到一年后,一些盗版网站已经将六部作品全部盗版下来了。

网络作家“会说话的肘子”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曾与平台合作,以自己的作品作试点,一下子打掉了上万条盗版链接。隔了几天后,又冒出来上万条链接。更有甚者,他提前15天确定新书发布日期,但是小说正文尚未发布,盗版网站已经注册书名,填充劣质内容,诱导粉丝阅读。

最早的盗版方式是纯手打和截图,后来利用OCR(字符识别)和爬虫程序等,技术的滥用为盗版网站提供了支撑。阅文集团技术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文字防盗在行业内基本被认为是“防不住”。“从盗版的角度,一个是攻破正版网站的PC和App站的接口协议等,批量盗版内容;另外一个是批量注册账号或者养号,通过OCR等方式盗取内容。”

该技术人员提到,目前全国范围内具备盗版能力、真正能够拿到第一手内容的人并不多,他们盗取内容后分发给多个盗版网站,以此牟利;但是,相当一部分盗版网站是通过爬虫抓取其他盗版网站来获取内容。由于主要人员和服务器大多在海外,这给溯源和关停带来较大的难度,“从我的角度来说,没有技术做不到的事情,只看投入多大的资源”。

Antony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目前平台维权基本手段有四种:第一,投诉,直接向相关平台发投诉链接要求下架,处理周期在10-20天左右;第二,通过政府职能部门反映,要求屏蔽相关的网站;第三,民事诉讼,结案率不高;第四是刑事报案。“大致统计下来,基本上我们每年可以干掉数千万的盗版链接,但是源源不断,割掉一茬又一茬”。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盗版阅读渠道中,PC端占比最高的是“浏览器搜索引擎显示网文入口”,移动端占比最高的是“手机浏览器搜索引擎搜索后阅读”。据Antony介绍,目前的一个维权困境是,搜索引擎会使用转码技术,自动屏蔽盗版网站乱七八糟的广告和小弹窗,使得纯文字的阅读体验几乎跟正版App的一样。

选择事后维权的作家并不多。2017年,常炜接到过一个来自内蒙古赤峰的派出所的电话,要求他前往配合调查某盗版网站的侵权问题。常炜一开始以为是诈骗电话,后来办案人员又提出来北京调查。这让常炜意识到维权困境,要求每一个作者去配合调查,很多作者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而且维权结果仍未可知。

网络作家“明志”的维权从四五年前刚刚成为作者的时候便开始了,一般是通过百度版权通道发起投诉,当时还有反馈,现在连反馈都没有了。经过他的不懈努力,至今没有打掉任何一个链接。

“防盗从来不只是一个技术型的问题,”参与防盗数年的上述技术人员感叹,“而是大家对版权的认知问题。”

“十个人看我的书,有七个看的是盗版”

“蓝道大叔”是某小网站的签约作家,刚刚完成一本二百多万字的现实题材小说。有一位上了年纪的读者曾给他留言:“小伙子你写得不错,但你的名气还不够大,如果你继续免费,我会一直支持你的。”网站做了一个付费系统,当时主编和他商量多少钱一章,由于没有经验,提议三毛钱一章是否可以。蓝道说太贵:“一千章的话就得将近三百块了。”

现行的网文付费多为按章付费的订阅模式,千字几分钱。以起点中文网为例,读完一本532万字的《斗破苍穹》大约需要248元;在纵横中文网,读完一本461万字的《雪中悍刀行》大约需要195元。一本百万字、千章的玄幻小说,价格基本在百元以上。

网络作家“会说话的肘子”形容,通俗文学像是小酒馆里的“说书先生”,“喝茶听书的人坐在那,就是消磨这一天的时光。说书先生讲了三百天故事,就应该有三百天的收入。”从付出的角度来说,肘子每天只睡六个小时,中间可能睡个午觉,其他所有时间都用来码字,持续四五百天。

“我还听过更过分的话——‘网络小说没有文学性,不应该卖这样的价格,连二三十块都不该卖’。”跳舞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以前的回复很简单,你不想看,可以不买,这是一个自由的市场。”十几年来,网文的价格基本未涨,“这个价格我认为是合理的”。

前段时间,会说话的肘子发现盗版网站的书评区,评论竟然高达十几万条,正版网站只有几万条,“十个人看我的书,有七个看的是盗版”。每每社交平台反盗版,会说话的肘子都会感受到这种“割裂”:骂我的和支持我的各占一半。

网络作家袁选说,如果对一个作者当面提自己看的是盗版,其实带有“挑衅”性质。2014年刚开始求订阅的时候,有读者声称特别喜欢他的书,几乎能够“如数家珍”,袁选很感动,随口问了一句“你看的是正版还是盗版”,对方一下子沉默了,许久之后解释说没钱,需要存钱买房,买完房就来订阅。袁选揶揄道:“你还要买车,你还要养小孩,都要花钱……”

真去“补票”的人少之又少。有时候袁选去看以前的作品,在即将步入收费的篇章,一些读者留言“现在没钱只能去看盗版,等以后回来补票”之类。“现在八年过去了,”袁选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没有任何变化,如果他们订阅的话粉丝值会变化。”

袁选无法接受一些自诩“以看盗版为荣”的读者,他们觉得看正版的是傻子。很多网文作者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们并不是不能接受盗版读者存在,只是不希望盗版读者来正版平台辱骂,给自己带来损害。“既然我写得不好,你能不能就别看了?”袁选说,“我写的东西没人订阅我也认了,这是我的问题。我回去好好想想我该怎么写,是不是同质化了,是不是可替代性太强了,这是我作为一个作者的分内事,但不是你看我盗版书的理由。”

阅文集团内容事务部副总经理雪夜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对于大众文化产品来说,(消费取决于)是否契合你的审美,这是一个基本的商业逻辑。很多电影在影评家看来,不算是很好的电影,但是依然能赢得市场。而且从单价来看,大家往往忽略了网文的篇幅、连载时间和作者的付出……有的电影,观众买了票,即便看了5分钟就退场,电影院也不会退钱。相对来说,网文的付费模式是特别容易止损的,只要不想看了,马上就退出,后续的钱就不用出了。”

盗版网站,正版网站的“黑手套”?

新人作者刘晨龙认识一个老牌网络作家,两人曾谈到盗版的话题:“我们底层小作者有个段子说,写小说最怕两件事,笔趣阁有你的书和没你的书。”

刘晨龙身边的一位朋友,写了五十多万字都没有被盗版,“刚开始写小说,没有盗版就意味着基本上首页搜不到你的小说,翻几页才有相关信息”。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小说被盗版的时候,他其实“有一点点兴奋”,那时他已与网站签约,写了将近一万字。

但对于绝大部分网络作家来说,“名”是飘渺的东西,他们更需要的是柴米油盐,即每个月从平台获取的稿酬。网络作家“出走八万里”说,盗版会使得收入降低,这是每个级别的作者都会面对的问题。除非第二天醒来,订阅量爆炸激增,否则站外盗版读者的积极影响几乎为零。

会说话的肘子直言:“盗版帮助传播作品这类的说法,不管是大作者还是小作者都不会认同。”

根据易观分析的调研,2020年仅14.6%的网络文学作家表示未经历过侵权事件,频繁遭受侵权的比例高达42%。而网络文学作者中,33.1%为全职作者。

按照目前网站的分成比例,中腰部作者五五分账,大神级别作者七三分账,最顶级的甚至可以溢价买断,因此,绝大部分普通作者都依赖订阅收入。袁选说,网文价格降低一半不会带来一倍的读者,但这种降价幅度也许会导致底层作者无法生存。事实上,袁选早年在其他网站平台,收益来自网站的买断。由此产生的问题是,谁来判断这本书值不值得买断。结果一个写得好的作者待遇远远比不上一个会交际的作者。

圈内传言已久,盗版网站作为正版网站的“黑手套”,也是其屡禁不止的原因——正版网站默认盗版网站的存在,推动圈子的繁荣和炒作IP的价值。

多名作者均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通过盗版网站促进作品出圈的可能性极低,真正行业公认的作品和作家,仍然有赖于正版网站的订阅量。“即便是在盗版网站上,最受欢迎的小说也依然是头部作者。”跳舞解释,“盗版与正版平台是一样的,如果他们也去做一个排行榜,你会看到一定是头部作品排在前列。”

同为新人作者的徐鼎言现在在刺猬猫写作,第二本书准备换个平台,而且做好了被盗版的准备,“正常情况下,其实是没人去看你的盗版的。真的有人去看,起码正版网站1000人月均订起步。过去,我在外面看到推的书,没有看到低于3000均订的。”

究竟盗版网站是否提高了IP的价值?常炜说,实际上,2013年IP热开始兴起时,当时包括唐家三少在内一批作者,一开始相信盗版读者数量有助于小说的推广和宣传,但是后来发现IP价格并非是这样谈出来的,“投资方一开始信不过平台的数据,选择百度指数等平台的数据,但泡沫形成的情况下,这些数据更不可靠了,还不如平台的数据”。

从事网文行业之前,“出走八万里”在影视圈从事编剧的工作。他回忆,最初几年IP概念横行,确实是大家闭眼买流量,但是近些年市场风向实际上已经转变,不单纯看流量来衡量价值,而是需要多维度进行评测,“比如《山海情》和《人世间》,全是传统文学的内容”。跳舞提到,出圈靠的是内容的吸引力而非流量的增幅,在圈内并未爆火的小说《琅琊榜》便是证明之一。

会说话的肘子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了这一点,如今的情况已经转变了:“很多小众的书,订阅没有那么好,搜索指数也没有那么好,然后版权卖了。这意味着盗版的数据和IP牵扯读越来越小,很多平台已经根本不看数据了,它连正版的数据都不看,别说看盗版的数据了。”

另一种质疑正版网站与外站暧昧关系的依据是,某些渠道提供的网络小说经常免费。据常炜分析,这些平台相对于起点来说是渠道,与起点和阅文没有任何隶属关系,“他们做免费可以赚流量,所以他们就时常免费,阅文也没有办法。”

2020年6月,阅文集团发布“正版联盟”公告,强调对侵权盗版“零容忍“。围绕“黑手套”的质疑,雪夜独家回应南方周末记者:“我一直觉得这种观点是比较荒诞的,对于阅文来说,商业价值就在于付费订阅,我们自己去消灭自己的商业利益,这违背基本的商业逻辑;第二,我们从一开始就坚决防范盗版,做VIP章节就考虑了盗版问题。我们既没有动机也没有行为去做相应的盗版。盗版对于所有的正版产业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伤害,不只是网络文学。我们的态度,就是打笔趣阁100年。”同时Antony也透露,他们正在筹备材料,将针对“笔趣阁”提起商标无效申请。

如果没有盗版

徐鼎言小学五年级开始读小说,先是搜作者,然后按照推荐读各种各样的小说。大学期间开始付费正版后,一章就是一笔钱,要去衡量花得值不值,结果突然变得“很挑剔”。“一开始对爽感要求高,打怪升级那种,后来付费了发现自己对小说没那么喜欢了,直到现在连盗版都不愿意去看了,整个阅读逻辑改变了。”

网文读者的耐心非常低。徐鼎言关注的一位作者,仅仅脱节了一次,那本书成绩较烂最后断更,即使这位作者之前有很多万订的精品小说,但是之后再也没有爬起来过。徐鼎言现在看小说,前几章不好看就放弃掉了,因为“时间成本较高”,一本百万字的小说至少得看五六天。网文市场变化速度极快,几个月前受欢迎的题材,几个月后可能不被接受了。

回头看那些曾经付费的小说,再也看不进去了。徐鼎言并不因此感到后悔,读小说,“一章就是一章的快乐。我是为了那一章带给我的感觉花钱,这是情绪价值”。

“如果只看盗版的话,你找不到那些真正优质的小说。”徐鼎言对南方周末记者说,“通过盗版找小说,一般都是看最火的,但是不一定最适合你。”徐鼎言付费的小说几乎没有头部作者,大多为中腰部作者和小作者。

常炜同样提到,对于他们这些老书虫来说,如果看到特别好的书,不仅仅是订阅,还要打赏至少100元,“那种小众的内容是很不容易的,你可能给不了他们需要的东西,打赏是对他们的支持”。

胡新说,如果以自己现在的水平回到十五年前,尽管自己未必能成为大神,但是单单靠写小说“吃饭”完全没有问题,“那个年代的网文质量真的非常差,今天网文出现了很多质量很高的作品,这就是了不起的进步”。

很多老读者已经明显越来越挑剔了。胡新认为,正是因为那些正版读者和努力的作者,已经在推动网络小说向文学的道路上前进,“他们疯狂地为自己喜欢的作品上票,而且是真金白银地上票……我觉得正版读者是值得被颂扬的,他们是真的掏钱一块一块地喂饱了正版作者,让现在网络小说圈肉眼可以看到很多优秀的作品出来了。”

雪夜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单章订阅,消费者的选择是最清楚的,我如果看到好几章好恶心,我就不看了,对于作家来说伤害是最大的,这个是倒逼作家努力去写好的。”

“如果说网文同质化,盗版是推动这种情况的推手和阻碍网文多元化的重要的因素。没有盗版的话,可能网文的丰富程度比现在还要好很多。”雪夜提到。PC时代,平台有一本为《连升三级》的相声小说,来自马三立的段子,有几百个订阅;如今,有的传统曲艺小说能够订阅上万。

“很多小分类的作品,本身用户群相对较小的情况下,如果有盗版,作家的收益就会很低,那本相声小说后面断更了,它完全取得不了收益,对作者的创造力造成巨大的伤害,很多小众题材的作家养活不了自己,被迫去写用户群大一些的题材。但是,这种转型基本上也是失败的。如果没有盗版,作者创作的丰富度和他们个性的表达一定会更好。”雪夜说。

网文行业并不一定适合所有人,有的人几年无法签约一分钱收入没有,有一些人全勤靠着网站补贴生活。这些作者的成长没有盗版的帮助,而是全然来自付费读者和正版网站的帮助。当初会说话的肘子也是网站的小作者,靠着每个月1500元的全勤费维系自己的生活。当读者开始愿意为作者付费的时候,他的生活慢慢好转了。

“我写第一本书的时候第一天的订阅就1427个,正是因为这1427个人订阅我的书,给我稿费,我才能坚持下来。”会说话的肘子对南方周末记者说,“难道能说原来我有一万多的盗版读者,所以我能坚持下去吗?”

(胡新为化名)

南方周末记者 张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