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心原文内容(少女的心少女的心)

她笑的那一瞬,君齐莫名有些晃神,整个身体都似过了层电,直直的看着她忘了移开视线。

可明明那是再礼貌不过得笑容,还带着几分歉意。

“刚才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楚芸歌说,“我也是没意料到那管子它怎么就这么有自己的思想,非得往你身上跑,那也大概可能是你吸引力太强,世间万物都想扑你身上。”

说完,她又掏出了一包板蓝根,语重心长:“晚上很凉呢,老板你喝点药,压压惊,预防一下感冒。”

客厅明亮的灯光把屋子照出了几分白昼的感觉,君齐瞳孔泛着碎光,望着她的浓郁眼神被这份明亮冲淡了几分。

以至于楚芸歌都没有察觉,今天老板看她的眼神有点过分专注。

见老板没动静,她主动去拆了板蓝根,倒进杯子里,“热水在哪呢?”

君齐的目光随着她动,唇角微微勾起,起身走过去拿她手中的杯子,“我自己来吧,芸歌你坐。”

楚芸歌想起他应该还没吃饭,下意识将杯子往身后一藏,“餐前喝药伤胃,要不您先吃点东西?”

君齐手指落空,笑容带上一丝涩意,“芸歌。”

“跟我说话的时候,能把‘您’字去掉吗?”

楚芸歌眨眨眼睛,倒也不是不能,是不敢呀,但老板的命令,也不好违背不是。话在舌尖溜了个圈,她又说:“那......你,先来吃饭。”

不知怎么的,君齐瞬间笑容就清透了几分。

楚芸歌被这个笑容恍倒愣神,......这老板,也太好哄了吧。

君齐从灯下走开,瞳仁在微暗的光线下深了几分,碎光微闪,楚芸歌这才看清楚他的眼神,笑意温浅,是一种温柔到极致的目光。

楚芸歌有些不自在的别开脸,却用余光感受到,君齐依旧在看着她。他在餐桌前坐下,打开餐盒的时候,也依然在看她。

楚芸歌有些茫然,又问他:“一直看我做什么?”

这让她很不知所措。

不得不说,老板笑起来时薄唇微翘的模样,简直就把温柔刻进骨子里,偏偏配上一双勾人的桃花眼,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燃爆她的少女心。

眼神杀,真的是欲罢不能啊。

楚芸歌直接就心跳加速了,脸上浮出几片苹果红,娇羞之情溢于言表。

“嗯?”君齐不太相信,楚芸歌会对他露出这个表情,出声询问着。

“......眼神太像在向我告白了。”

君齐手中的筷子停顿了下。果然,眼睛是不会说谎的。

“大概......”他撤回目光,低头静然一笑,“是天性使然吧。”

楚芸歌心尖颤了颤。

老板,我这寿真经不起您这样的折啊。

要不是风中流传着各种老板女朋友的传说,我今天真的能误会八百遍您喜欢我呢。

君齐起身,打开冰箱,拿出一盒蓝莓,洗干净递给楚芸歌:“吃点水果。”

“啊,不了不了。”

她这会来也主要是以行动表达歉意,糖衣炮弹安抚老板被浇后不悦的心情。这会见老板并没有了迁怒她的意思,象征性的稍作停留后,就告别下楼了。

君齐站起身,准备将她送下去。

“别别,别送了。”楚芸歌忙伸手制止,一副消受不起的样子。

君齐就站在那里,没再往前走。

他心里在笑,小姑娘怎么这副表情,这还是他刻意收敛过的,她感受到的甚至不及他真实情感的十分之一。

——我真实而浓烈的情感,会吓着你啊。

从老板楼上下来的时候,楚芸歌还有点儿飘。

谁能想到找个工作还能跟老板睡成上下铺,啊不,口误口误,是住成了上下楼。

她一头扎进沙发翻滚两圈,过会,又捂住热乎乎的小脸,回忆刚才的画面,别的不说,老板笑起来真是太好看了,灯光下的眼睛里像有万千星辰,唇角眼尾的弧度都很温柔,苏得她压根忘了老板被她浇一身水后的横眉冷对。

尤其是最后,他站在露台上看看她下楼的模样,沐在月光里,眉眼像染着薄霜。最高级的电影滤镜都做不出这种精绝的效果。

啊——

偶像从此住楼上。

杀了她这个颜控吧。

快五月份了,天亮的越来越早,君齐站在阳台上,五点多的天际已浮出一线暖阳,不远处的城市在迷蒙的光线中还未醒来,静的连微风声都被放大了几分。??

他目光落在楼下楚芸歌的院子里,那儿一片繁花锦簇,院落的北角,还有一株枝叶繁茂结满了小果儿的樱桃树。??

有风掠过,整个院子的植物都晃了晃,几滴水从樱桃叶上滑下,悬挂在尖端,映着晨光,剔透闪耀。

君齐也不明白,为从前世初见何那一刻起,他就对这个小姑娘无法忘怀。

或许,是大雪中的桃花香气太过于清冽。

或许,是是她望向他的眼神过于明澈。

更或许,那是生生世世带下的信念。

真实的光影里时空流转,前世,他以为自己为她筑了场盛大的梦,却是织了个她拼着命也要挣脱的网。

今生,兜兜转转,相遇之初,他退却,挣扎,逃离,而命盘又一次的将她送至自己身边。不同于上一世的清冷,这一世的她美的轻柔,通透,没有任何的攻击性,却是让他始终都移不开眼睛。??

依旧让他无法自控的想靠近。?

那——

既然又相遇了,跋山涉水也好,赴汤蹈火也罢,这一次......他想重新走入她的世界。

楚芸歌起床后,看看自己快空了的冰箱,拿起购物袋去了小区门口的超市,这儿远离市区,风景虽绝,但基础设施不算太完善。附近只有几个便利店和一个大一点的超市,以及零零散散几家水平有点抱歉儿的小饭馆。

所以,在这儿长期生存,还是很考验厨技的。

楚芸歌推车购物车在超市里选选购购,突然想到家里一味冷门的调料没了,跑到调料区,发现它放的太高,踮着脚尖也没够着。

正蹦着,身后传来一道温柔清朗的声音:“需要帮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