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接地气的文案(农村走心文案)

父亲是农民,那时的光景,只靠种点粮食,挣不了几个钱,于是,那些年,父亲都会种些甜瓜来维持生计。

春天一到,父亲便腾出一块地来种瓜,他先在地里扬一些沙子和农家肥,改善一下土质,接着选种、耕地、浇水、播种,以后的每一天,父亲就像上班一样,拔草、打药、摘心、掐花,精心伺弄,直到结出果实。

甜瓜好吃,种瓜却很累,就说掐花吧,一颗瓜秧开的花多了,结出的果实就会小,也不甜,所以必须掐去几个晃花,少留几个,这样结出的瓜才会又大又甜。我那时候干过这活儿,得一直弓着腰,一手还得扶着柔弱的瓜秧。时间久了,腰酸背痛,很不容易。

我最喜欢瓜熟的夏天,那时,我已经放了暑假,看瓜的任务就交给我了。白天,我就躺在父亲搭的瓜棚里看书写字,偶尔抬头,满眼都是绿色,满鼻腔充盈着阵阵瓜香。饿了,吃个甜瓜充饥。当然,我不敢随意去摘瓜,哪个瓜熟到可以摘了是父亲决定的。我吃的瓜都是那些填秤用的,好的甜瓜父亲都会小心翼翼地装进筐子里,拿到集市上卖钱。不过,那些歪瓜裂枣也足以让我整个夏天,肚皮溜圆。

有一次,天气预报说有雨,父亲前天晚上摘的瓜很多,他怕卖不完,就让我跟着他去赶集卖瓜。父亲的车后面驮着满满一筐瓜,自行车摇摇晃晃,集市有三十多里地,上坡时,父亲麻杆似的腿用力蹬着自行车,手上也是青筋暴露,我很不忍心去看。好在那天,因为快要下雨的缘故,我们刚摆好地摊,买瓜的人就络绎不绝。父亲称瓜的时候,称都打得高高的,结帐时他也会随手填几个小瓜给买主,他觉着自己家种的东西,无所谓。

那次卖瓜,我记得清清楚楚,卖了四十元钱。没一会儿就下起雨来,我们只能回家。进门时,母亲正不安地朝院子张望,父亲浑身都湿透了,他却很兴奋,他说没想到卖得这么快,一边掏出四张十元钱交给母亲,湿漉漉的钱。

如今,超市里几个甜瓜就卖四十元,我很喜欢吃,却很少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