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搜索引擎官网(台湾搜索引擎有哪些)

执笔人:最人物纪账号

叙述人:@台妹PKGIRL


大家好,我叫王筠婷,相信在这个平台上认识我的朋友也非常多。大家每天都能在抖音上看到自信阳光的我,但大家真的了解我吗?今天就让大家彻底了解一下我。

王筠婷

1981年,我出生在中国台湾省台南市,爷爷是湖北黄陂人,奶奶是广东梅县人。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台湾当地人(但不是台湾原住民),在一所小学担任小学老师。

小时候的我

家中就我和弟弟两个人,小时候,家里面的学习氛围特别浓厚。每天晚饭过后,父母不会打开电视,而是埋头看书,我和弟弟自然也在这种氛围下努力学习。

小学毕业后,我父母的关系开始有了微妙的变化,他们频繁地争吵,甚至半夜了还在争吵,这样的家庭氛围给我和弟弟带来了不少阴影。那时候我就觉得,既然过得不幸福,那还不如离婚,反正作为孩子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只希望能早些长大,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上小学的我

初中时我念的是台南著名寄宿制的私立学校,当时的我用埋头念书来逃避父母的争吵,甚至连周末都窝在学校念书不回家,成绩也特别出色,每一次考试中我都能排在前面,甚至考高中时,英文卷还考了满分。

初中时期的我

当时许多老师都觉得,将来我肯定是考进台湾大学的高材生,可是回到家却没人能够分享我的成就。

进入高中后,我开始觉得学习好没意思,便开始参加一些社团活动、学习吉他,还参加各种校外比赛,高二那年甚至参加全台湾省演讲比赛拿了第三,甚至还开始早恋,我就是想丰富一下自己的精神世界,在该玩的年纪绝不闲着。

上高中时期的我

这样一来,我的学习成绩就有点差了。在理科班里动不动试卷拿不及格红单都是常态,但是当时我的父母也并没有心思花费在我的身上,因为他们两个人正在闹离婚。

1998年,我17岁,父亲和母亲正式离婚,我没有选择跟谁,我知道我自己已经可以独自面对生活了。

离婚

其实父母离婚这件事,我也并没有过于伤心,我甚至觉得他们离婚是最好的选择。在我的印象里,他们几乎从小吵到大。至于这段婚姻,我不好说谁有错,但是母亲在这段婚姻中受了伤,给我在选择婚姻时,留下了参考的价值。

我母亲可是她们老家高考的状元,因为农村家庭清贫,重男轻女,做为长女她从小照顾著弟妹长大,一面读书一面卖糖水贴补家用,高考状元却因为顾及家中经济,选择念了师范学校,因为这样毕业出来可以分发当老师,收入稳定。

明明学习成绩优秀且可以继续念书,却因为嫁给我爸,要支持我爸念研究所,所以她在家照顾我。生了我弟以后又照顾我弟,每天骑着自行车送我们上幼儿园,她去学校教书。

而我爸无后顾之忧的一路北上念研究所取得博士,当上大学教授,可以说我父亲有任何成就,那都是我母亲的功劳。

所以我父亲风光、受人爱戴爱慕,徜徉学术文化,不屑世俗柴米油盐,对枯燥琐碎的家庭生活乏味可以理解,因为他从未需要为这些事情烦恼。渐渐地两个人的矛盾多了起来,所以离婚是不可避免的。

出家人

母亲在离婚后,选择出家遁入空门。离婚前,母亲就喜欢佛学,离婚后,母亲考了佛学院,之后进入寺庙修行,如今母亲也成为了成百上千甚至上万人的精神导师,带领更多人得到心灵上的安慰。

父母离婚后,我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玩了,最起码要考上大学吧。高三那一年,我奋发图强,想的就是一定要考到台北的一所大学,一定要远离这样的原生家庭。

高中时期的我

1999年,我参加了高考,高考成绩倒还不错,让我顺利进入台湾省台北县新庄市私立辅仁大学,刚进入大学时,我学习的是食品营养系。这个专业学习比我想像难得太多了,本以为是去学怎么烧菜做面包,结果每天都是分析化学、有机化学、人体学、微生物学,我还以为我读的是医科,更重要的是,我对这些实在提不起兴趣。

上大学后,我就不问家里要钱了,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在勤工俭学。那时候我真的很想赚钱,为了赚钱我甚至和情敌小影展开了合作。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高考后的我

其实我高三毕业时还谈着恋爱,进入大学后就发展成为了异地恋。两个月后,那个渣男居然劈腿了。我经过多番打听,了解到了他劈腿的女生小影。所以我就开始和小影在网上的各大论坛对骂。

骂着骂着,我们两个人就有了心灵感应,都觉得对方人还不错,于是我和小影便成为了朋友。听了我的劝说后,小影也和渣男分手了。

大学时期的我

大二时,我和小影决定创业,当时想着就是批发一些衣服,然后发布到网上贩卖。没错,这是2000年时,我的想法,我算不算是最早做电商的一批人呢?

小影听了我的想法后,觉得十分可靠,就这样,我负责开发产品和销售,小影负责对账和账目管理,刚开始创业,虽然辛苦,但我们还是坚持了下来。

自己当模特

大三时,我为了系统性地学习服装方面的知识,选择转换专业,以留级的形式到织品服装系就读于大二年级,在这里,我学习到了很多服装方面的知识,并且还以实习生的身份进入台湾最大的搜索引擎公司yahoo奇摩。

在这家公司里,我学到了很多知识,也结识了很多朋友,这都为我以后的事业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大学时期的我

一年的实习过后,我更加卖力地投入到我的创业公司中去,我的公司也逐渐有了起色。由于工作太忙,大四时,我选择辍学,全身心投入到公司的运营中。

随着人员的不断加入,公司的不断发展,线上客户的不断累积,我决定扩大公司规模。

2002年,我自创了服装品牌,到广州东莞等地寻找代加工厂。

大陆寻奇片段

第一次来大陆,的确很激动,虽然我老家也是大陆这边的。但是小时候对大陆没太多印象,就觉得大陆是遥远的发展缓慢相对落后的"老家"。后来还看过一档纪录片《大陆寻奇》,在这部纪录片里,我领略到了祖国的大好河山,那时候我就想,以后一定要来大陆旅游。

不过当时因为工作的原因,我都是从台北到广州两点一线地跑。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公司的产品加工和销售配合紧密。随之而来的就是不断突破的销售额。

成为电商女王的我

最高峰的时候,我公司的销售额达到了3000万新台币,我也成为了人人羡慕的电商女王,当时接受了不少媒体的采访,在媒体采访时,我总会说,小影是我的合伙人。

但我怎么也想不到,我和小影的矛盾让这家公司走上了破产的道路。

我接受电视台采访

2008年,我和小影在合作中出现了矛盾,小影在公司中开始孤立我,和员工们打成一团。甚至还主动提出要离开公司。我当时也没办法,只好同意散伙。散货时,我发现公司的账目已经出现了严重的问题,资金链已经断裂。

我将全部希望寄托于库房里的库存上,心想着卖出这批货就能回款了。谁知道这个时候上天也没有眷顾我,一场台风将我的库房全部淹没。

为了新衣服做宣传

就这样,无奈之下,我只能宣布公司破产,我个人背上了400万新台币的债务。我被银行告上了法院,强制执行还款。

那时候,我只好进入职场,转行进入文化创意行业做市场宣传工作。在工作中我非常诚恳,也极力付出,但是这份工作的收入实在太低,发展前景我也实在不看好。

2010年,我之前在yahoo奇摩认识的朋友打算到上海创业做电商,他们邀请了我。当时我觉得这是一个挑战,离开台北也是奔向新的生活,也有新的开始。我不假思索地便同意了。

刚到上海的我

2010年夏天,我来到了上海,一直待到了现在。

刚来上海的时候,我就发现上海的发展完全不落后于台北,这和台湾人眼中的大陆有着明显的区别,在上海,我能吃到家乡的美食,也喜欢上海的天气。总之,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我就适应了上海的生活。

在上海的我

在上海工作的前两年我一直在这家台湾人创业的电商公司,不过这间公司水土不服,两年就倒闭了,其他台湾同事多半决定回台湾,而我却不甘心这样回家乡,我告诉自己怎样我都在要上海混出名堂,先后在广告公司、互联网公司、房地产开发公司都工作过,也越来越熟悉大陆职场,同时我也开始混迹于大陆的各种网络论坛里,其实上网聊天是我的个人爱好,从我18岁时就开始了。

在网络上,我认识了很多大陆的朋友,其中就包括我的第一任老公。

网聊

我们是在网上认识了,一天我在美甲店做美甲,闲来无事打开交友软件刷到了侧脸头像,看着十分文艺的他,说话风趣挺有意思的,聊著聊著我说做完美甲肚子饿,他说自己刚好下楼倒垃圾也没吃饭,两人就约了见面。

第一眼的印象,是个儒雅帅气的上海36岁大叔,且生活也很有品味,几番聊了下来,两人的关系就开始暧昧了,为什么走进婚姻?说来也奇妙,我们一直保持暧昧,始终没确定恋人关系,突然有一天他告诉我,他之前喜欢的一个女孩现在分手单身了,而他想要结婚了所以他打算去追那女孩,以后不能陪我聊天吃饭了,我一急直接跟他求婚,他说带我回家给父母看看问问意见,然后就这么定下来了。

结婚

2013年初,我和他正式结婚了,32岁大龄闪婚第一次做新娘,我很幸福。只是结婚后,我才发现,我的丈夫空有一身文艺范儿,可是没有自己的事业,整天游手好闲也不愿意正经上班。

他家里是本地人有些积蓄,他又是家族中的么子,全家宠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结婚后家里让他找点事做,他异想天开要开一家咖啡店,还跟家里拿启动资金,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当时他认为,咖啡馆是提款机只要开了就能天天有钱。

咖啡

当时,我们两个都是刚刚进入这个行业,尽管我大学念过食品营养系,但是对餐饮业真的不熟悉,他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打从一开始这店就是我在扛著,从装修布置到菜单设计,宣传推广,每天都过著一人身兼老板、咖啡师、厨师。

但是在上海高房租的压力下,小咖啡馆每月的营业额,交了房租水电以及服务员薪水之后,剩下不到5000当我俩的生活费,有时甚至还要跟他父母借点。于是我开始上班,过上了白天上班,晚上周末顾店的日子,而他依旧当他的甩手掌柜,逍遥自在。

咖啡馆

日子一天天过,咖啡店虽然稍微做出了一点名堂,也在田子坊开出了第二家,但是餐饮这辛苦活赚的钱却是毛毛雨,到后期甚至于每天都在亏钱,但是他好像并不着急。没错,在上海,他算一个小的房二代,家中有5套房,这些钱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是我觉得再怎么有钱,也不是他赚的。他本人没有赚钱就不应该享受成功。

慢慢地我们的爱情被消磨光了。

离婚证

2016年,我们离婚了,离婚时,我是什么都不要只要自由,哪怕这些年我消磨了最后几年的青春,挣的钱也都投进咖啡馆,养着这个家,朋友都为我不值,但我真的觉得够了。

离婚后,我开始独自租房住,重新找工作展开新生活,独居的日子里,自媒体直播成了我消磨时间的方式。

我的现任老公

在一次户外直播中,一个男粉丝来到了现场主动找到了,并且说是我的粉丝,想向我请教在田子坊开店的经验,就这样我们当时互相留了联系方式。

之后的日子里,他经常来到我的直播间互动,后来成为了我的直播助理,相处的过程中,我们互生情愫,并最终走到了一起。

我们的婚纱照

2018年,我和他结婚了,这一年我37岁,他30岁。虽然他比我小,但我却被他深深打动了。

我先生打动我的是,耐心和温暖,我对自我要求的严格追求完美的性格,童年的成长背景,创业的失败负债,导致我其实有很长时间的抑郁症病史,他知道的,并且不畏惧的迎难而上,他其实也不是多阳光的人,但因为喜欢我,所以经常各种想方设法逗我笑,他常说把我照顾好,就是他最大的人生目标。他真是将我宠上了天!

我的老公

我先生是个非常负责也非常会照顾人的好男人,我们一直在备孕,为了调整身体,我也做了子宫肌瘤手术,也吃过中药,但生孩子这事讲究的是缘分,前面说了我不把生孩子当任务,我想生但我不会硬生,所以我也不会去做试管

我的抖音号

2019年开始后,我经常在抖音上晒自己和老公的日常生活,到现在也积累了176万的粉丝。

在视频中,除了分享我和老公的甜蜜生活,我也会关注一些台湾的事情,我始终觉得作为中国人,都希望台湾能够早日回归。但我的言论遭到了很多台湾粉丝的谩骂,心情好的时候,我会怼回去,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干脆直接拉黑。

我发布的视频

最后声明,我是中国台湾人,有人说我为了爱国是我的流量密码,我只想说,我并不靠流量活着,我和老公都有正式的工作,拍视频只是我们的业余生活,之所以要大胆说出真相,就是想告诉那些没有来过大陆的台湾年轻人,大陆远比你们想象的要好!

我的人生和标签简单来说,可以用几句话来概括:

不用靠男人也能活得非常精彩,却始终没放弃爱情,最终也遇到爱情

不想靠戏剧狗血博人眼球,却偏偏遭遇大风大浪,最终还活出精彩

不愿与人为敌渴望温暖与关怀,却总是冲突不断,最终好在仍收获满满的爱与认同

总之,始终坚持作自己,不后悔!